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周易论坛-风水界论坛

快捷导航
查看: 58|回复: 0

《玄机赋》

[复制链接]

452

主题

468

帖子

0

论坛币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451
发表于 2019-2-10 00:48: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玄空派堪兴,有四篇重要赋文,《玄空秘旨》即是其一,前已经注释。现在再介绍另一篇重要赋文,即《玄机赋》。

 

《玄机赋》题宋吴景鸾撰,一向并无二说,故可信为吴氏所作。

 

此赋亦有原注,注者不详,但所言每多错误,它不像《玄空秘旨》,既有原注,又有鲍士选注,章仲山注。所以原注的错误一向以讹传讹,后来沈祖绵将此赋注释。专门针对原注之误,甚为精警。

 

如果跟《玄空秘旨》比较。《玄机赋》的内容稍逊。但《玄机赋》有一好处,就是完全根据易卦来立论。

 

所谓飞星,其实即是下卦,其吉凶推断仍以易卦为准。只不过易理难明,所以后人便专记一些星曜组合的吉凶,寻且以为定法,于是乎便失去玄空的活泼。如一七同宫,因《玄空秘旨》有金水多情,贪花恋酒的说法,许多人便认为一七是浪荡的定局。

 

所以笔者特意介绍《玄机赋》,目的即是使初学者能明下卦之理。

 

 

《玄机赋》云:大哉居乎,成败所系;危哉葬也,兴废攸关。

 

此两句说明阴阳二宅,皆须注意风水。阳宅居屋,关乎成败,阴宅坟墓,则关乎兴废,《玄机赋》通篇解释玄空之理,所以经两句亦同时说明,玄空可以用于阴阳二宅。

 

 

《玄机赋》接云:气口司一宅之权,龙穴乐三吉之地。

 

此两句补足上文,言气口乃阳宅之枢纽,龙穴为阴宅之权兴。

 

然则何谓气口呢?依照原注,谓城门即是。笔者按,城门乃阳宅向首以外得气之地。如皿甲山庚向,在庚方为向首,但若于戌方有来路,而宅门又开在戌方,其来路倘有气有水(如有路倾斜向门),形势佳妙,则可用城门一诀飞星。

 

阳宅重大门所在之宫位,即因气口司一宅之权。

 

至于龙穴,以阴宅言,龙指向,穴指坟墓所在之地,三吉者,一白,六白,八白。阴宅挨星,山向见三吉,易得三元不败,帮谓龙穴乐三吉之地。

此段总述玄空的大旨,提纲挈领。

 

《玄机赋》云:阴阳虽云四路,宗支只有两家。

 

二十四山向中,十二山向属阳,十二山向属阴。阴阳十二山向之中,又各分为两路

阳四路:巽已丙;乾亥壬;艮寅甲;坤申庚。

阴四路:午丁巳;子癸丑;卯乙辰;酉辛戌。


此阴阳四路,为顺得逆行之根据。故云“阴阳虽去四路”。

 

但玄空重体用,体为本质,用为运用功能。以星盘而言,地盘为体,地盘者即洛书数之元旦盘。故地盘称之为“宗”。而按各运流行之气挨排的星盘,则为天盘。视吉凶,辨兴废,视天盘星曜而定,是之为用。故天盘为“支”。

 

原注认为“宗支只有两家”是指一阴一阳,大误。应以天地盘为宗支始合。

 

《玄空赋》此两句,乃去二十四山向虽有阳四路,阴四路之别,但不以阳四路为阳,阴四路为阴。而系以山向流行之气的阴阳为阴阳。

 

另一层意思,则系不以元旦盘阴阳为阴阳,而系以天盘挨星流行之气为阴阳。

兹仍将元旦盘列后。以供参考

 

 

 

《玄机赋》云:数列五行,体用恩仇始见;星分九曜,吉凶侮吝其彰。

 

“玄空”九星各有五行。此即所谓数列五行。

 

五行之恩:为五行下生; 五行之仇:五行丰克。

 

玄空之恩:以星当运生旺。如一运用一白或二黑等。

玄空之仇:以九星衰败始是。如一运用九紫,或八白。

 

言“星分九曜”者,即九星,吉凶侮吝即言其言其生旺及衰败。

 

 

《玄机赋》云:宅神不可损伤,用神最宜健旺。

 

此处“宅神”乃与“用神”相对而言,故“宅神”为体,“用神”为用。

 

地盘为体,所以“宅神”即指地盘山向,天盘为用,所以“用神”即指天盘飞星。

 

在“玄空”中,以用为主,故以“天盘”之飞星为主,但“地盘”之体亦不可不讲。

 

如反呤、伏呤,即是天盘字字与地盘相同,体用无别,流行之气阻滞不通,于是乎乃见凶危。

 


 

山星五黄入中,顺飞,所以山星之盘字字与地盘相同,是谓伏吟。此即“宅神”与“用神”并重之例。

 

另一意,不但为伏吟,而且向星之七赤到山,山星之七赤到向,犯“上山下水”此亦可言“用神”损伤之一例。

 

犯反吟及伏伏吟,最为凶险。“上山下水”若合地形,尚可以旺星为用,此义最宜注意。

 

 

《玄机赋》云:值难不伤,盖因难归闲地;逢恩不发,只缘恩落仇宫。

 

所谓“恩”“难”系指吉曜、凶曜而言。当元得令之星为恩,衰败之星为难。

 

然何则以飞星值“难星”而不见其凶,或值“恩星”而未见其利?《玄机赋》指出乃是因“难归闲地”与“恩落仇宫”之故。

 

“难归闲地”是指如上山之星或下水之星,皆为难星,但仍须参论宅墓之形式。

 

宅墓之向首为水,都市阳宅一般以街道为水。若街道倾斜向下,泄向首之气。又或宅前有高耸之手体阻挡(如安在行人道上的变压器及邮箱正对大门),倘见有向首有下水之难星,则难星可以发动,人丁必不平安。

 

但若即使犯上山,而水势良好,如宅之背后有水放光,或街道斜度适中,或街道迂回而水情环抱,则为“难星落闲地”,因此可以“值难不伤”。此乃形理兼顾。

 

以“玄空”言山上飞星遇伏吟及反吟亦是。反伏之局得用,亦为“值难不伤”。但一至失运之时,定然见凶。

 

若以“恩落仇宫”亦须形理兼顾。当元得令之星到山,而宅后无靠,平坦散漫,或当元得令之星到水,而宅前无水,散碎冲射,是则恩星无用,乃属“恩落仇地”。

 

玄空最重形气兼查,《玄空秘旨》己一再言之。今《玄机赋》亦作申明,学员不可忽视。

 

 

《玄机赋》云:一贵当权,诸凶咸服;群凶克主,独立难支

 

换而言之,宅墓之向,若向首飞星得令,此即为“一贵当权”

 

如七运辰山戌向,向星六入中,向首七赤旺星飞到,七赤旺星即“一贵当权。”

 


 

同理山星八白入中,坐山宫位七赤飞临,坐山亦得“一权当贵”之局。

 

向首七九同宫,九紫克七赤之金,其邻宫四绿木生地盘离宫之火亦克金,天盘巽宫属木,亦与七赤之气不合,且木能生九紫之火,故向星七赤甚为孤立,然“一贵当权”所以“诸凶咸服”可以无防。

 

 

又云:立穴虽吉,若龙水皆不当令,又遇诸星来克,故独力难支。

 

如四运 戌山辰向,向上飞星二黑退气,六白乾金泄气,天盘三碧相克。山星虽吉,亦主退财。此所谓“众凶克主,独立难支”也。同一山向,时运影呼甚大。


 

《玄机赋》云:然四卦之互交,固取生旺,八宫之缔合,自有真假。

 

以玄空道理来解释此段,所谓“四卦”是指天盘。地盘。山盘。向盘这四卦

 

在飞星盘上,所列的为天盘,及坐、向,共三星共于一宫之内。地盘的星则不必列在其内。

 

在论断吉凶的时候,一般只看山星与向星的的配合,但实际上仍须看此二星与天盘配置的吉凶。地盘一般来说较不重要,因为地盘为体,天盘为用,在吉凶方面,用比体更为重要。

 

玄空派不认为天盘并无吉凶的克应,各位在研究《玄空秘旨》时已经知道常有兼及天盘星曜推断的情形。所以《玄机赋》所言的“四卦”即是说,几须天盘、地盘、向上、山上、四星“互取生旺”均以到山到向为兴旺,上山下水为衰败。

 

至于所谓“八宫之缔合”系指洛局九宫之方位而言,乃须于得用之时审视其形式。若形势佳则为真,形势散漫则为假局。如向上四卦均生旺,但向前无水,或水形散漫破碎,则为假局,仍不主吉。

 

 

《玄机赋》云:火炎土燥,南离何益于艮坤。

水冷金寒,坎癸不滋于乾兑。

 

读此二句可参考《玄空秘旨》中的说法“天市合丙坤,富堪敌国”“土制水复生金自主田庄之喜”。

 

“天市合丙坤”为火土相生之局,主富,如九紫与二黑同宫,逢八白,但必须当元得令,如八运最佳,八为旺星,九为未来生气,主“敌国之富”。但若六运见此星曜组合,二黑、八白、九紫皆失令。由是“天市合丙坤”乃变成“火炎土燥”。“南离”即九紫之火,“艮坤”即二黑八白之土。故言“火炎土燥,南离何益于艮坤”。

 

“土制水复生金,自主田庄之喜”此乃一白、六白星系组合。一白水受六白金相生,但必须见二黑土或八白土,然后始有此应这妙用。若见坎癸及乾、兑无土制水,又不当令,则为“水冷金寒”,有“坎癸不滋乎乾兑”之应。

 

由《玄机赋》此节可知,星曜格局须有互相生克之妙,而且要当元得令,然后才能合,若懂仅于“玄空”星曜之名,或一些呆板的组合,则实远玄空之理也。

 

 

《玄机赋》云:地天为泰,老阴之土生老阳。

 

玄空的飞星即是“下卦”。二黑为地,坤卦为地,六白为天,乾卦亦为天。若乾坤相交,配为地天泰卦,此为土生金,即《玄空秘旨》所云“坚金遇土”,主“富并陶朱”。

 

二黑为坤卦为老阴,六白乾卦为老阳,所以称为“老阴之土生老阳”。

 

 

《玄机赋》云:坤配兑女,庶妾难投寡母之欢心。

 

同样是土金相生,当二黑与七赤相交之时,却不如二黑与六白相合之好。

 

王亭之先生言,相生相克仍须分阴阳,阴生阳或阳生阴,比纯阳或纯阴之相生为佳。盖彼此可得阴阳生成之妙!

 

二黑坤为老母,七赤金为少女,此乃周易之卦象。二七相交,乃纯阴之象,所以于生旺得令之时,虽土生金主富,但宅中应出寡妇,亦即男丁受克,若于失运之时,则主男贪花恋酒,妇女淫乱,所谓“红粉成群”也。

 

《玄空赋》所谓“庶妾难投寡母之欢心”指兑少女为庶妾,坤母为寡妇,失令则土不生金,于是并不主富,所以称之为难投欢心。

 

七运的阳宅,由于七赤当旺,所以每多向星山星均佳,但却有缺点的结构,必须详研其缺点所在,然后才能在装修格间时有所趋避也。若一旺退退,则更凶祸立至。

 

 

《玄机赋》云:艮配纯阳,孤夫岂有发生之机兆。

 

七赤属金,为兑卦,卦象为少女;八白属土,为艮卦,卦象为少男。若七八相交,即成咸卦,为八白生七赤之象,亦主富局。凡土金相生皆主富,此《玄空秘旨》所谓“胃入斗牛,积千仓之玉帛”

 

虽得令星亦主由孤夫富,倘一旦失令则不但无发生这机兆,抑且主宅运凋零。此等如二七相交之失令,主出荡妇,亦宅运凋零之应耳。

 

但当二七相交之时,有八白飞入,成二七八星曜结构。由于有八白阳土的调和,可以补救纯阴的缺点。

 

八六相交的情形也一样,凡六八相交,宅主出孤夫,即损女口。倘如有二黑飞入,由于二黑为阴土,因此也可以调和阴阳,成生发之机。主富而不主孤。

 

 

《玄机赋》云:乾兑托假邻之谊,艮坤通偶尔之情。

 

六白为乾,属金;七赤为兑,亦属金,二者在八宫中相邻,而又皆属金,故称为“相邻之谊”。古人称乾兑相交为“交剑煞”,见此煞主交争劫掠。所以凡六七相交,于生旺这时,沿有“假邻之谊”未见损害,而一旦失运衰败,则交争劫掠立至。

 

目前七运,六白退气不为害,七赤则当旺,所以六七相交当可,若交至八白运,则灾害己有萌兆,阳宅逢此,非小心不可。往往平稳之宅,灾祸突如其来,即由于地运转移之故。

 

至于艮坤相逢,则吉无凶,所以《玄机赋》称为“通偶尔之情”。

 

艮为八白,坤为二黑,二者二逢,二八合十,得河图生成之气,故于六七不同。

 

于当运之时,二八相交,多成所谓“二五八三般卦”之局,倘外局又吉,又于二八运中,则为可用之局。例八运 坤山艮向,山向及中宫皆飞星二五八入中。


 

《玄机赋》云:双木成林,雷风相薄;中爻得配,水火方交。

 

“双木成林”指三四相交而言。三碧震卦,属木。四绿巽卦亦属木。由于二者皆属木,所以称为“双木成林”。

 

于一宫之中,有三碧与四绿二星相交,在当令乘旺之时,称为“乔木扶桑”。此义见《玄空秘旨》。但如失运,则古人称之为“同来震巽,昧事无常”。

 

“中爻得配”即道家所谓“抽离补坎”道家发扬房中术即是由此而生。其论根据为先天乾坤之位置。坎卦外二爻为两阴,中爻为阳;离卦外二爻为二阳,中爻一阴。若抽坎卦中之爻来与离卦中爻互换,则恰成乾坤。

 

所以坎离二卦可以交叠成即济卦,未济卦,水火既济或火水未济,于当令之时皆得用。《玄空秘旨》言“南离北坎,位极中央”。

 

 

《玄机赋》云:木为火神之本,水为木气之源;

巽阴就离,风散而火易熄;震阳生火,雷奋而火尤明。

 

“木为火神之本”,因木生火,所以火以木为本源。

“水为木气之源”,因水生木,所以木以水为本源。

 

此两句为大纲,以此赋文即就此发挥。

 

“巽阴就离”为四绿巽木,与九紫离火相交。巽为长女,属阴。离为中女,属中女,亦属阴。二阴相交,阴木属生阴火,但有缺憾。一旦失运衰败,巽风即熄离火。若当元得令,则如《玄空秘旨》云“木见火而生聪明奇士”。

 

所以以四绿九紫组合,失运则主倾败,尤主因色致败。巽离皆为女色象。

 

“震阳生火”为三震木此九紫离为相交。震为长男,属阳;离为中女,属阴。阳木生阴火,可以持久。当令时震木生发阴火,木火通明,主得聪明坚毅之子,可以兴家。于失令之时,离火亦因之晦暗,生子虽聪明,但却多刚暴之气,可以因一时意气而倾家。

 

同一木生火,有阴木阳木之例,不可不知。但无论如何,仍须与外局配合。若四绿当令,外局又佳,则不主色败;若三碧失时,外局又支离破碎,则亦不主木火通明。

 

 

《玄机赋》云:震与坎为乍交,离共巽而暂合。

坎之生气得巽木而附宠联欢。

乾乏元神用兑金而傍城借主。

 

震为三碧木,坎为一白水,水可生木,但震为长男,属阳;坎为中男,亦属阳。二阳相生,其一成之力不持久,所以称之为乍交。

 

离为九紫火,巽为四绿木,木可生火,但离为中女,巽为长女,二者皆属阴,二阴相生,其生成之力亦不持久,故称为“暂合”。

 

“乍合”与“暂合”皆因阴阳不调,所以当令乘旺之时则交合,一旦失运衰败则离散。

 

坎为一白水,于当旺之时,可以生四绿巽木,坎为中男,属阳,巽为长妇,属阴彼此阴阳相配,生成之力持久。而且,坎水当旺,旺则宜宣泄水气,用水生木,正足以泄旺,故一四同宫衰败,以中男配长女之故,谓之“附宠联欢”。

 

若一白衰败,又见巽木,则为木泄弱水,水弱则不堪泄,故一四同宫衰败,以中男配长女之故,主叔嫂通奸。

 

乾为六白金,为老父,属阳,兑为七赤金,为少女,属阴。六七相交不吉,当令则为“托假邻之谊”。

 

但逢乾兑相交之局,最宜坎水之方有水可用,则借坎为“城门”,于是乾兑之金生坎水,为吉象,是之谓“傍城借主”。

 

 

《玄机赋》云:风行地上,决定伤脾;火照天门,必当吐血。

 

玄空观察风水定吉凶,主要是依据卦理及五行生克。“风行地上”为四绿与二黑同宫,四绿为巽卦,卦象为风;二黑为坤卦,卦象为地,若向上飞星四绿,山上飞星二黑,“下卦即为“风行地上”。

 

《玄空秘旨》有“风行地而硬直难挡,室有欺姑之妇”的说法,此则以巽为长女,坤为老妇,长女克老妇,因推断为媳妇欺负家姑。

 

同一星曜组合而推不同,是由于一个推断纯从卦象五行出发,而另一推断则著重于卦象阴阳。二者并无矛盾,亦不能说哪一个比哪一个准,学员但须理解其原理即可,不必执一拘泥。

 

至于“火照天门”则是九紫与六白同宫。九紫为离卦,属火;六白为乾金。火克金,金为肺,因此推断为肺病,故曰“必当吐血”。

 

而《玄空秘旨》有“火烧天而张牙相斗,家生骂父之儿”则是以乾卦为老父,离为中女的卦理来推察。

 

凡山星六白,向星九紫的宫位,不宜用红色来装修,否则便是“火烧天”的形式。若阴宅,于“九六同宫”的方位有红色的庙宇,或红色的建筑物,亦属“火烧天”主肺病或子女不孝。

 

 

 

《玄机赋》云:木见戌朝,庄生难免鼓盆之叹。

坎流坤位,买臣常遭贱妇之羞。

 

乾宫三山为戌乾亥,仅戌方有“木见戌朝”的克应,这是赋文重要的地方,读者最宜体会。

 

乾宫属金,但乾方及亥方的金气则不及戌方。因为在五行上来说,戌为金的墓库。为金气蕴藏之所。

 

若飞星四六,或三六,四绿三碧属木,则为震乾同宫,或巽乾同宫,但必须戌方得用,然后始有“木见戌朝”之象。

 

所谓“庄生难免鼓盆之叹”即指丧妻而言。五行以金为夫星,木为妻星。

 

至于“坎流坤位”,则不论山向,凡一白与二黑同宫即是,盖坎一白属水,二黑属土,坎为中男,坤土克之,故主人遭妻子欺凌。坤阴坎阳之故也。

 

 

《玄机赋》云:艮非宜也,筋枯臂折;兑不利欤,唇亡齿寒。

 

“非宜”与“不利”均主失令而言,若艮为八白,八白星失令,用之其克应主“筋枯臂折”,《玄空秘旨》之“艮伤残而筋枯襞折”与《玄机赋》相同。

 

“兑不利欤”指七赤而主言。凡飞星七赤失令,或所到之宫位,其形险恶,山水形态破碎,即为“不利”。七赤不利的克应,为“唇亡齿寒”,《玄空秘旨》云“兑缺陷而唇亡”正合唇齿之病。

 

 

《玄机赋》云:坎宫缺陷而坠胎;离位残岩而损目

 

坎属水,为血卦,倘飞星一白所到之处,若形势有缺陷,而主坠胎、流产、小产、男子则主血疾。

 

所谓形式缺陷,以一白而言,最有宜有方形之物破坏格局。

 

王亭之先生曾至一友家,其人门向飞星恰为一白,对门之处有一方形之大邮箱,于是请他的太太要注意小产。友人说:“内子怀孕则三月,有孕不宜搬家。”王亭之于是教他用金属物品摆在门前,取土生金,金生水之意。化克为生。结果仍然早产,八个半月生一男婴,身体瘦弱。若不加化解,必则流产也。

 

至于“离位残岩”是指九紫飞星所到之处,形势凹凸,或三尖八角。离卦的卦象主目,所以九紫不利,主有目疾。

 

王亭之先生对此有切身感受。其父曾告诉王亭之在三岁之时,误信一三合家风水先生之言,搬动床位,结果右目受伤,红肿不消逾三月。后来始为一僧人治愈,有玄空识者,即谓王亭之言其床位安于九紫飞星之处,而为两边墙角斜射,即“离宫残岩而损目”的克应。

 

 

《玄机赋》云:辅临丁丙,位列朝班;巨入艮坤,田连阡陌。

 

“辅临丁丙”左辅即八白。八白临丁丙。即八白遇九紫同宫,紫紫离卦三山为丙午丁,丁丙即指离宫而言。

 

八白属土,九紫属火,若八白为向上飞星,九紫为山上飞星,而宫位居于向首,则向星八白土逢山星九紫火之生,为“生入”主吉庆。又《紫白诀》云:“八逢紫曜,婚喜重来”。谓主结婚生子,此乃八白为山上飞星,九紫为向上飞星。

 

山主人丁,故“婚喜重来”;向主财禄,故“位列朝班”。

 

“巨入艮坤”指二黑巨门与八白同宫,八白二黑同属土,故主富而不主贵。从前富室 必买田置产,所以用“田连阡陌”来形容。

 

如八运 艮山坤向,向上二八同宫,天盘飞星又见五黄土,且向上,中宫,山上均见二五八,虽犯上山下水,于八运仍主利财。

 




《玄机赋》云:名扬科第,贪狼入巽宫;职掌兵权,武曲峰当庚兑。

 

凡一四同宫,古人认为定主考场得利,进身仕官。所谓“四绿为文昌之神,职司禄位;一白为官星之应,主宰文章”,所以大利科名。

 

此处说“贪狼入巽宫”即是指一四同宫。一白贪狼,巽为四绿。

 

根据经验,今日虽已无科举制度,但“一四同宫”的位置,仍利于读书考试,为人家长者,不妨以此位置来做孩子的书房或卧室。

 

将意义扩大,一四亦利文书,所以布置办公室时,可考虑以“一四同宫”的位置来作经办文件单据部门的办公室。

 

“武曲峰当庚兑”武曲指六白,庚兑为七赤,六七同宫,乃属金星相聚,金为肃杀之气,所以有“职掌兵权”的克应。

 

但武曲亦为财星,古代的钱银皆为金属,将此层意义扩大,凡“六七同宫”的位置,亦可用来作会计,出纳办公的地方。

 

不过“六七同宫”这种星曜组合相当之凶恶,因此非得令当旺不可。六运用之六白当令。七赤为生气;七运用之,六白刚退气,而七赤正为当旺,所以利于武职或金融。

 

若于失令之时用之,则由于金主肃杀的缘固,称为“交剑煞”,有如两把利剑相交,主破财刑克。如二运 乙山辛向,向上六七退气衰败,大凶。

 


 

《玄机赋》云:乾首坤腹,八卦推详;癸足丁心,十干类取。

 

玄空的克应分二类─

八卦取象:

乾为首、坤为腹、离为目、坎为耳、

兑为口、震为足、巽为股、艮为手。

 

乾亦为骨、肺、为上焦; 坤亦为皮、为肠胃; 离亦为心、为心胞络;

坎亦为肾、为血;    兑亦为舌、为气管; 震亦为肝、为发;

巽亦为气、为胆;    艮亦为指、为鼻。

 

干支取象:

  甲为头;乙为项;丙为肩;丁为心;戊为肾;

已为脾;庚为脐;辛为股;壬为胫;癸为足。

子为疝气;  丑为脾、为肝; 寅为背、为股肱; 卯为目。为手;

辰为胸;   巳为面、为齿; 午为心、为腹;  未为脾、为肾;

申为呼吸器官;酉为肺、为背; 戌为头、为颈;  亥为肝、为肾。


凡论克应,应该按天盘飞星去推断,与原来的方位无关。

 

如六运 艮山坤向,山上六九同宫,山星六白金为向星九紫火所克。在艮山,若依方位取,定为手病(艮为手)则误。艮为天元,六白之天元为乾,故为离火克乾金,主头痛,高血压,目疾。

 


 

《玄机赋》云:木入坎宫,凤池身贵;金贵艮位,乌府求名。

金取土培,火宜木相。

 

凡五行相生,必须受别星生我,始名“生入”主吉。

 

又须阴阳相生,然后始见吉利,若阴生阴,阳生阳,虽相生亦有缺憾。


“木入坎宫”为四绿飞入与一白同宫,此仍属“一四同宫”,主发科甲。所以说“凤池身贵”。所谓“一旦名登龙虎榜,十年身到风池阁”是也。

 

“金居艮位”为七赤金与八白土同宫。金受土生,亦主题名得贵。所以说“乌府求名”。然金主肃杀,所以求官亦带肃杀之气。“乌府”是御史府。御史是弹核之职,自然带有肃杀之气。

 

五行相生,土受火生,水受金生,皆性质有偏,富贵皆有缺憾。唯“金取土培”、“火宜木相”,然后寒热适中,前者主武贵,后者主文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中国风水界风水论坛, 易学风水界大会,风水盛事,风水考察活动资讯发布区
风水案例分享,个人收获心得分享,个人成就分享。

  © 2013-2018 www.fsjl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周易论坛-风水界论坛

中国风水界易学风水论坛集百家之音,打造一个公平公正中立不干扰的易学交流平台!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周易论坛-风水界论坛 ( 粤ICP备18091944号 )|网站地图

GMT+8, 2019-4-24 14:16 , Processed in 0.510011 second(s), 36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