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周易论坛-风水界论坛

快捷导航
查看: 11|回复: 0

“性命圭旨” 丹道理论探析

[复制链接]

23

主题

23

帖子

0

论坛币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9
发表于 2019-1-27 13:19: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内丹术

绪  论

在众多的中国古代修炼内丹典籍中,《性命圭旨》一书,可以说是最重要最有影响力和最具代表性的书之一。该书采用儒释道三教合一的讲述方式,使各教派都可以接受。正如清代尤侗在《性命圭旨》序中所言:“自三教鼎立,异说纷呈,隐若故国,自相撞也。是书独揭大道,而儒释妙义,发挥旁通,要之以中,合之以一,而尽性命之理,殊途同归。微独柱下五千概括靡遗,并六十四卦,四十二章,无不累若贯珠矣。是书一扫繁芜,务撮标本,致虚守静,翕聚先天,其于拨邪反正,诚中流一壶也。”

第一章  《性命圭旨》的作者与成书年代

《性命圭旨》是一部专门论述内丹修炼的重要道教典籍,相传为尹真人高弟所著,明代邹元标在《题尹真人性命圭旨全书》中说:“是书出尹真人高弟手笔,盖述其师之意而全演之。中间所载诸图说及修行节次工夫,可谓详且尽矣!玄家书汗牛充栋,而直陈徼妙,无逾此编。栖真者傥能藉此而入道,不亦希有事哉?”今人李远国也认为:“《性命圭旨》一书,汇集诸家之说,以图配文详述内功理论和具体功法,无不贯穿,博采儒、释、医家语录,而大要归于道家。此书绘画精工,旨意详明,为明清最重要的内丹专著之一。”由以上可知,不管是古人,还是今人,都对《性命圭旨》的丹道理论有极高的评价,这说明它在中国丹道史上具有重要的地位。然而,因该书只是相传出自尹高人高弟手笔,至于尹真人高弟的真实身份以及该书的成书年代,学界目前尚无定论。

唐大潮认为:“《性命圭旨》一书,不知为何人在何时撰写。见存资料均称作者为尹真人高弟,但尹真人是谁?其高弟又为谁?皆不得而知。至于该书的撰写时间,更没有记载。”进而,唐大潮推测,尹真人高弟所著是一种假托,真正的作者是隐于民间的修道者。相比之下,李安纲在这个问题上的观点更加鲜明:“道教全真道经典之作的托名龙门派第二代掌教尹志平的弟子所撰,出现在明代中叶的《性命双修万神圭旨》是《西游记》的文化原型。”尹志平是金末元初的全真道士,丘处机最著名的弟子,全真道第六任掌教。然而,据现有史料,没有见过尹志平以及其弟子有类似《性命圭旨》这样的著作。因此,李安纲的这种说法只能算是推测,目前尚缺乏确凿的证据支撑。有鉴于此,胡孚琛认为:“后有题为尹真人高弟著的《性命圭旨》,亦属中派丹法”。⑤傅凤英则更加谨慎:“关于《性命圭旨》一书的成书年代和作者,至今仍是个有待解决的问题。”胡孚琛和傅凤英都认为该书的作者不明确。

当然,诸多学者亦据书中所留线索对成书作者及年代进行了考订。如葛瑞冬认为:“有《性命圭旨》一书问世。该书前有佘永宁万历乙卯年序,那年为1615年,书中有引论张三丰的言论,故此书应成书于明朝。作者为尹真人高弟,难以考证,盖为托名的尹真人或其高弟所撰。”

葛瑞冬根据该书的序言和书中有张三丰的言论,认为该书成书于明代,但作者不详。同样,李建章亦有相似的论证:“《性命圭旨》是明代的一部内丹书,根据书前佘永宁于万历乙卯年(1615)所写的《刻性命圭旨缘起》一文,可知此书于这一年曾刊印过一次,而此前曾经有过别的本子,但当时即已十分难得。关于此书的作者,缘起只说是尹真人高第弟子,至于姓甚名谁,却不得而知。其师尹真人,亦不知何许人。”李建章也认为该书成书于明代,并根据《缘起》一文认为作者不确定。不可否认的是,书中所留存的关于作者的线索十分模糊,在《刻性命圭旨缘起》中,明佘永宁如是记载:“里有吴思鸣氏,得《性命圭旨》于新安唐太史家,盖尹真人高第第子所述。藏之有年,一日出示丰于居士,居士见而悦之,谓其节次工夫,咸臻玄妙,而绘图立论尤见精工,诚玄门之秘典也。”前引明代邹元标在《题尹真人性命圭旨全书》中也只是提到该书出自尹真人高弟手笔,都没有明确交待尹真人的真实身份。

以上种种说法,要么根据字义,要么加以猜测,但都没有明确说明谁是《性命圭旨》一书的作者。不过,值得一提的是,闵一得曾订正尹真人《东华皇极阖辟证道仙经》,此经据传来自青羊宫。在《东华皇极阖辟证道仙经》中,尹真人的丹道理论有添油接命章、凝神入窍章、神息相依章、聚火开关章、采药归壶章、卯酉周天章、长养圣胎章、乳哺婴儿章、移神内院章、炼虚合道章,等等,在内容上和《性命圭旨》多有相同之处。闵一得注:“尹真人于元、明时姓尹,世称尹蓬头是也。于东汉时姓屈,讳祯,道号无我。阅千数百年,盖屡易姓名,以隐于尘世者。”以上闵一得所说的尹蓬头,也称为尹真人,而“于元、明时姓尹”,这与《性命圭旨》的出现时间基本一致,此尹真人是否即为彼尹真人呢?目前还不好说,一是因为缺乏直接的证据,二是因为闵一得的这种说法有明显的演义与神话传说性质,难以让人信服。

虽然《性命圭旨》一书的作者难以有定论,但根据该书的内容,却可以对其成书的时间有个大概的推测。《性命圭旨》书前有佘永宁撰《刻性命圭旨缘起》一文,佘永宁,字堂吉,号震初子,新安人,该文作于明万历四十三年(1615),这说明《性命圭旨》在明万历年间曾经刊印,那么,它的成书应该更早一些。在《道教史发微》一书中,潘雨亭先生认为,通过详读书中所引述的诸真口诀,其中提到了三位明代深通修养的儒生:第一位是陈献章(白沙),宣德三年(1428)生,弘治十三年(1500)卒;第二位是胡居仁(敬斋),宣德九年(1434)生,成化二十年(1484)卒;第三位是罗洪先(念庵),弘治十七年(1504)生,嘉靖四十三年(1564)卒。以上说明,《性命圭旨》一书的成书,不会早于嘉靖年间(1527-1566),其成书应该约当隆庆年间(1567-1572),迟则在万历(1573-1620)初。据此,笔者认为,该书成书时间应在明嘉靖与万历之间,该书的作者应该为生活于明代中后期的全真道士或内丹修炼者。

第二章  《性命圭旨》丹道理论的宗旨与特色

因《性命圭旨》成书于明代中后期,当时正是儒、释、道三教融合的高潮时期,受三教合一思潮的影响,《性命圭旨》在立足于道教的同时,充分吸纳了儒、释两教的相关内容,形成了以三教经典来诠释丹道理论的独特风格。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讲,《性命圭旨》丹道理论的形成是儒、释、道融合的结果,其丹道理论主要来源于道教的修炼思想。

一、三教合一

儒、释、道三教之间的融合,从佛教一传入中国就已经开始了。为了让佛教在中国立住脚跟,为了让中国人更好地理解与接受佛教,魏晋南北朝时期的译经者用大量儒、道二教的术语与思想翻译佛经,开始了三教实质性的融合之路。到了隋唐时期,三教之间的融合由不自觉逐步变为自觉,明确提出了“三教归一”的说法。北宋时期三教合一思想进一步发展,终于宋金时期的王重阳提出了“三教合一”的口号。王重阳创立的全真道以“三教合一”为创教理论宗旨,明确提出了“三教同源”、“三教一家”、“三教平等”、“三教合同”、“三教归一”等说法。元代“三教合一”思想得以巩固,至明清时期达到了高潮。

作为儒、释、道三教之一,道家道教在促进“三教合一”的进程中起了重要作用。正如上面所提到的,第一次明确提出“三教合一”、“三教平等”口号的就是全真道创始人王重阳,明清时期“三教合一”思想高潮的出现,全真道仍然功不可没。唐大潮认为,明清之际道教的“三教合一”思潮有以下特点:“明清之际道教的三教合一思想,是对以前道教三教合一思想的全面总结和发展,并在此基础上更加完善、成熟。这是它的第一个特点。”“以道教的主要经典《道德经》、《南华经》、《参同契》、《悟真篇》;儒家的《四书》、《五经》;佛教的《金刚》、《圆觉》、《华严》、《楞严》等经典和思想相互参证来论证三教合一,是明清之际道教三教合一思想的第二个特点。”“通过分析儒、释、道三教的异同和长处、短处,强调三教一源,本同枝异,体同用不同,以邪正为标准分辨儒释道,以证三教无异,是其第三个特点。”“以儒家性理学来阐述修性以了命的内丹学,并契入佛教明心见性的参究法门,是其第四个特点。”《性命圭旨》作为明代内丹经典的代表作之一,在三教关系问题上,充分体现了唐大潮所说的以上四个方面的特点。傅凤英在提到“三教合一”思想对《性命圭旨》的影响时曾说:“周易、佛经及老子五千言,虽各言内修之妙,但教虽分三,其道一也。万法归宗,终殊途而同归,百虑而一致。

《性命圭旨》是明清中派修道理论的代表性研究成果。元明清道教史上的一大重要特点是自全真道流行以来,三教合一学说盛行。特别是中派丹法更是糅合了道儒释思想,将清修理论集中于一个中字上。《性命圭旨》主张打破三教界限,实行三教合一,并在总结前贤优秀成果的基础上,博采众长。”按照以上唐大潮与傅凤英的观点,“三教合一”思想对《性命圭旨》的成书有重要影响,甚至于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说,儒、释、道三教即为《性命圭旨》的理论渊源,对于这一点,可以从《性命圭旨》以三教思想诠释内丹理论中看出。

《性命圭旨》虽然是一部道教典籍,但书中在阐述内丹理论时,却经常从儒、释、道三个角度分别加以说明,表现出极强的“三教合一”、“三教相通”、“三教一理”等致思取向。比如:在对世界本原的认识上,《性命圭旨》认为,儒称为“太极”或“仁”,道称为“道”或“气”,佛则称为“圆明”。在谈到人的修炼问题时,《性命圭旨》云:“故三教圣人以性命学,开方便门,教人熏修,以脱生死。”它认为,儒、释、道三教都是性命之学,修炼的目的都是为了脱生死,是为了成为圣人、真人、神人、仙、佛。唯一不同的是,各家对修炼工夫的称谓不同,儒家称为“存心养性”,道教称为“修心炼性”,儒教称为“明心见性”,“儒家之教,教人顺性命以还造化,其道公。禅宗之教,教人幻性命以超大觉,其义高。老氏之教,教人修性命而得长生,其旨切。教虽分三,其道一也。”儒、释、道三家都是通过修炼性命而得以长生,“教虽分三”,而其实道理是一样的。

在《太极图说》中,《性命圭旨》又认为,对太极的称谓,释迦称为“圆觉”,道家称为“金丹”,儒家称为“太极”,其实名殊而意同。在谈到玄关一窍时,其云:“三教同一法门,总不外此灵明一窍。”这灵明一窍儒家叫“灵台”,道家叫“灵关”,释家叫“灵山”,说的是同一个窍。在“安神祖窍,翕聚先天”说中,对“中”字是这样解释的:“伏羲氏之河图而虚其中者,先天也,乃吾身祖窍之中也。孔子曰:先天而天弗违。老子曰:无名,天地之始。即释氏所谓茫乎无朕,一片太虚是也。”“故老子所谓守中者,守此本体之中也。儒家之执中者执此本体之中。释之空中者,本体之中,本洞然而空也。”守中、执中、空中无非是同一祖窍而已。老子的抱一,释迦的归一、儒家的一贯者都是这个本体之一。在“法轮自转”功夫说中云:“三家法门,同途异辙,迹虽分三,理则一也。释家谓之法轮,道家谓之周天,儒家谓之行庭。”明确指出了三家“同途异辙”、“迹三理一”的道理。以上证明,在《性命圭旨》看来,儒、释、道三家对于世界本原的认识,对人的长生不老的修炼,对人体守中抱一的理解,以及修炼的程序方法等等都殊途同归。这充分表明,《性命圭旨》继承了全真道“三教合一”的思想,同样也把“三教合一”作为了其立论的理论宗旨。

如上所述《性命圭旨》在阐述丹道理论时,坚持从“三教合一”的理论宗旨出发,以儒、释、道三家经典和思想来诠释丹道术语,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儒、释、道三教就是《性命圭旨》的理论渊源。然而,《性命圭旨》成书于明代中后期,当时恰是“三教合一”发展的高潮时期,自汉末魏晋以来,儒、释、道三教之间的相互融合、相互吸纳日益加深,至明清时期,许多思想和学说已难分彼此,很难判断其出于三教中之何家。因此,若按传统的方法来研究《性命圭旨》的理论渊源是极为困难的,为了对《性命圭旨》有一个合理的学术定位,下面拟以其引用三教经典为例,来作一些具体的分析。

表一:儒家

[object HTMLImageElement]

表二:佛教

[object HTMLImageElement]

表三:道家道教

[object HTMLImageElement]

以上三表分别罗列了《性命圭旨》对儒、释、道三家经典和人物语言的引用情况,从中可以清楚地看出三家思想和人物对《性命圭旨》的具体影响。

(一)从表一中可以看出,书中引用的主要是《易》和儒家经典“四书”。提及的人物主要是宋代的邵康节、朱熹,明代的胡敬斋、陈白沙、罗念庵等等,这说明在“三教合一”的宗旨之下,《性命圭旨》确实受到了儒家思想的深刻影响,尤其是儒家思想中的“仁”、“中”、“道”等思想和观念,对其影响最大。

(二)从表二中可以看出,《性命圭旨》引用了大量的佛教经典及人物言论,其中对其影响最大的是佛教的心性论思想。

(三)从表三可以看出,作为道教丹道理论典籍,《性命圭旨》一书对历史上著名的道家道教经典,以及著名的道家道教人物言论和各大道派的理论都有所引用,其中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其引用中派创始人李道纯的思想最多,所以有人把《性命圭旨》的丹道理论归于中派,并非空穴来风,是有一定道理的。

通过以上三表的对比还可以看出,虽然《性命圭旨》对儒、释、道各家思想都有所吸收和采纳,而且也深受儒、释思想影响,但无可置疑,它引用道家道教典籍和人物言论最多,这是儒、释两家所无法比拟的。这说明,《性命圭旨》虽然以“三教合一”为理论宗旨,但它在骨子里仍然是一部道教经典,它对儒、释二教的吸收是站在道教的立场上来完成的。或者说,《性命圭旨》的三教合一思想,是以道教为主来统摄儒释二教。

二、理论特色

唐大潮认为,《性命圭旨》一书有两大特色:“第一,相当理性地对待三教,没有为了维护一己之教而贬低儒、释,采取了‘扬长避短’的态度援儒、佛思想学说入道。例如,在对‘性’、‘命’这一对概念的阐释上,基本是援儒家理学的思想观点。然而具体修炼方法上,修‘命’是以道教方法为主,而修‘性’则是以佛家的思想方法为主。又如,它认为内丹修炼分为‘炼精化、炼化神、炼神还虚、炼虚合道’四个阶段,虽然它在对每一个阶段及口诀的阐释上都有援儒、释思想来说明,但每一阶段又都有侧重点,或是侧重于道教、或侧重于佛教、或侧重于儒家的思想观点及方法。第二,在修炼丹道的每一步骤的论述中,都大量援引道、儒、释三教著名人士和著作的思想观点来反复阐明所说问题,几乎明代以前各个时代三教的代表人物及著作都被援引。”

傅凤英总结了《性命圭旨》三个特色:“首先,解决了道教内丹术和所谓旁门小术的关系问题。其次,对来自佛教的指责作出了积极的回应。再次,对内丹终极超越境界的进一步提升。李建章则认为,《性命圭旨》一书具有以下四个方面的特点:“1.提倡性命双修,反对独修一物。”“2.主张三教合一,博采众家之长。”“3.内容充实详尽,注重修炼次序。”“4.删除繁芜譬喻,独露大道真诠。”还有“《性命圭旨》一书之所以能够引起道林的普遍关注,主要原因在于本书所具有的以下几个特性:“首先,此书具有总结性。”“第二,此书具有完整、严密的系统性。”“第三,此书图文并茂,具有很强的直观性。”“此外,为便于学者参究,《性命圭旨》的作者还广集三教内修名言。”

笔者认为该书具有以下特色:

(一)     在介绍丹道理论的方法上:图文并茂

有普照图、反照图、时照图、内照图(附有图说)、太极图、中心图、火龙水虎图、日乌月兔图、大鼎炉图、内外三药图、顺三关图、尽性了命图。真土图、魂魄图、蟾光图、降龙图、伏虎图、三家相见图、和合四象图、取坎填离图、观音密咒图、九鼎炼心图、八识旧元图、五气朝元图、涵养本源图、洗心退藏图、玉液炼形图、安神祖窍图、法轮自转图、龙虎交媾图、蛰藏气穴图、行立坐卧图、采药归壶图、聚火载金图、乾坤交媾图、周天璇玑图、灵丹入鼎图、火候正图、长养圣胎图、婴儿现形图、端拱冥心图、阳神出现图,既有图也有详述,使该功法一目了然,浅显易懂。

(二)     在采用丹道理论的方法上:守中归一

对于“玄牝之门”,本文采用了“中”字来阐释,这个“中”也就是“人心惟微,道心惟危,惟精唯一,允执厥中”的“中”,孔子“君子中庸,小人反中庸,君子之中庸也,君子而时中”的“中”,《易坤》“君子黄中通理,正位居体,美在其中,而畅于四支,发于事业,美之至也”之“中”,“理五气”之“中”,释迦的“空中”之“中”,老子“守中”之“中”。在人身中,乾坤会合的地方是真正的“中”;在人心中,整个天地也在心中。道经认为,天地之间相距十万八千里,那么这个中点正好在四万二千里处。人身好比小天地,心与肚脐相距也有八寸四分,那么这个“中”正好在四寸二分这个中点上。这个窍门正好在人身体的上上下下、前前后后、左左右右之中心,八脉九窍通过经络连接在一起,中间有一个孔穴,这就是人一身天地的正中间,就是藏元的窍门。

知道了这一窍的位置,更要知道其妙用是“一”。这个一是道之一,神之一,水之一,数字之一,一贯的一,协一的一,精一的一,惟一的一,守一的一,归一的一。归一也就是抱“一”归藏“中”里面,守一就是用“一”存守于中,有“中”就有“一”,“中”用“一”去连接,“一”归藏于“中”里面。“一生二,三生三,三生万物。”太极生阴阳,阴阳变化而生万物。道是虚无产生的气,气生阴阳,阴阳结合生万物。关于修身也就是性命双修,最奥妙、最重要的在于老子所说的“守中抱一”。傅凤英认为:“无论是儒家的存心养性、道家的修心炼性、还是佛家的明心见性,都是以心性的一为本体。而儒家讲执中,就是执此心性本体之中;道家讲守中,就是守此心性本体之中;佛家讲空中,意思是心性本体之中本洞然而空。”

第三章  《性命圭旨》丹道理论的哲学基础

道教中有这样一句话,“顺则生人,逆则成仙”,“顺则生人”讲的是“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以至于生人的宇宙生成过程,而“逆则成仙”讲的则是通过内丹修炼,由后天返先天,由人到仙的过程。在这一顺一逆两个过程中,前者是后者的哲学基础,正是因为人是道生成的,所以人通过自身的修炼,最后可以返还于道,达到与道合真的境界,从而实现由人到仙的超越。

作为一部丹道经典,《性命圭旨》在“元集部分”详细阐述了内丹修炼的哲学基础,具体讲来,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大道论

(一)道与气

金岳霖先生曾说:“中国思想中最崇高的概念是道。所谓行道、修道、得道,都是以道为最终的目标。”在道家道教那里,道也是最崇高的概念,而作为道教之鼻祖的老子,其思想之核心范畴正是围绕“道”而展开。《性命圭旨》一书之大道论,其理论正来源于老子。

老子把“道”作为天地万物之源,认为天地万物皆为道所生:“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地母。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强为之名曰大。”(《老子》第二十五章)这是说,“道”是天地万物的本源,天地万物都由“道”所生。虽然“道”创生了天地万物,但是“道”是无依无待,无形无象的,这并不是说道是绝对的虚无,道又有自己的实在性:“道之为物,惟恍惟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窈兮冥兮,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老子》第二十一章)

其次,“道”是事物变化发展的动力。道创生天地万物,天地万物最后还要复归于道,即“反者道之动”(《老子》第四十章)“夫物芸芸,各复归其根。归根曰静,是谓复命。复命曰常。”(《老子》第十六章)

再次,自然、社会、人生蕴含着某种哲理,这似乎也是“道”的体现。例如“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孰为此者?天地。天地尚不能久,而况于人乎?”(《老子》第二十三章)“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老子》第五十八章)等等。

而《性命圭旨》开篇对道所作的论述是:

夫道也者,位天地、育万物曰道;揭日月、生五行曰道;多于恒河沙数曰道;孤则独无一侣曰道;直入鸿而还归溟曰道;善集造化而顿超圣凡曰道;目下机境未兆而突尔灵通曰道;眼前生杀分明而无能逃避曰道;处卑污而大尊贵曰道;居幽暗而极高明曰道;细入刹尘曰道;大包天地曰道;从无入有曰道;作佛成仙曰道。佛经五千四十八卷,也说不到了处;《中庸》三十三章,也说不到穷处;《道德》五千余言,也说不到极处。道也者,果何谓也?一言以定之曰,也。

这是说,道是看不见、听不到、摸不着的,混混沌沌,恍恍惚惚,但却是确实存在的。天地万物、日月星辰是道,孤单无伴是道,大彻大悟是道,生死分明、无法逃脱是道,细小能入灰尘、大能包罗天地是道,从无到有是道,成佛成仙是道……。由此我们可以看出,“道”是玄之又玄的、奇妙的,是和宇宙万物相统一的。道创造了宇宙万物,又隐含在宇宙万物之中,道包含着宇宙的悲情、宇宙的精神。但是“道”又是最平凡的,道体现在一切事物之中。总的来说,《性命圭旨》开篇对“道”的论述,和道家宇宙本源论是一致的。但值得注意的是,其最后将道最终归于“气”,而这就涉及到了“道”的宇宙演化过程。

什么是道呢?宇宙、世界、物质、意识、信息、能量等等都可以用道来表示。

什么是气呢?在道家道教看来,气有气与之分,是先天之气,气是后天之气。而现在多用气表述,本文在引用古籍中仍保留原文的字。在人们的理解中,气是指空气、大气和呼吸之气,而道教丹道理论认为,世界上的各种物质都是由气构成的,气聚则生,气散则亡。在道教中,气的内容包括了天地之气、阴阳之气、生理之气、元气、真气、呼吸之气等等。

概括起来,道教中的“气”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的意义:首先,气是构成天地万物的基本元素。元气就是构成天地万物的元素,而整个宇宙就是由各种不同的元气组合而成。其次,气是一种界于有形与无形之间的存在。人的呼吸之气就是这样一种存在。第三,气是生命产生和存在的源泉和动力。根据道教的认识,生命的产生和维持都是依赖气而实现的,气是所有生命活动的动力和源泉所在,如果没有气,生命活动就无法维持。

在道教中,气有先天和后天之分,先天之气是指元气,对人来说是禀受于父母之气。后天之气则是指呼吸之气,采摄的大自然的清气。先天之气之所以称为元气,主要是强调它的元始和本原意义,认为元气是生命产生的源泉和本原,是生命产生和存在的基础和根本动力,在生命产生之前就已经存在,且正是因为它的存在才使生命得以产生。呼吸之气之所以被称之为后天之气,是在人出生之后才产生的,是后天产生的气。在道教看来,呼吸之气的产生依赖于元气,并通过与元气的结合使人的现实生命得以产生。

第四,气是人肉体和精神意识产生存在及其作用发挥的基础。在人体,虽然神居于一种主导地位,但神却离不开气,气是神产生存在及其作用发挥的基础。人必须先有气,有生命的存在,然后才能产生神,神是在人的生命活动基础上产生并发挥作用的。有气才有神,无气就无神。

(三)     宇宙演化的过程

《性命圭旨》之所以把道最终归结于“气”,是因为“气”是丹道理论的基础。老子把道作为万物之本原,万物皆由道产生,以上即是道生万物的过程。老子虽然提到“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后来庄子继承了老子的这一思想,认为“通天下一气耳”,道生万物即气生万物,而且还以自己的方式追溯了万物的本原,其云:“有始也者,有未始有始也者,有未始有夫未始有始也者。有有也者,有无也者,有未始有无也者,有未始有夫未始有无也者。”(《庄子齐物论》)《庄子》的以上阐述,并不是直接来谈宇宙万物的生成过程,而是以逻辑追溯的方式对万物的本原进行了追问,其理论意义在于开启了关于宇宙本原追问的哲学思考。

《庄子》之后,对道家宇宙论阐述最为系统的是《淮南子》。《淮南子》在《老子》、《庄子》已有宇宙论思想的基础上,从气化宇宙论的角度,详细阐述了宇宙生成的过程。其云:“古未有天地之时,惟像无形,窈窈冥冥,芒漠闵,蒙鸿洞,莫知其门。有二神混生,经天营地,孔乎莫知其所终极,滔乎莫知其所止息,于是乃别为阴阳,离为八极,刚柔相成,万物乃形,烦气为虫,精气为人。”(《淮南子精神训》)又云:“天坠未形,冯冯翼翼,洞洞,故曰太昭。道始生虚廓,虚廓生宇宙,宇宙生气。气有涯垠,清阳者薄靡而为天,重浊者凝滞而为地。清妙之合专易,重浊之凝竭难,故天先成而地后定。天地之袭精为阴阳,阴阳之专精为四时,四时之散精为万物。积阳之热气生火,火气之精者为日;积阴之寒气为水,水气之精者为月;日月之淫为精者为星辰,天受日月星辰,地受水潦尘埃。”(《淮南子天文训》)

与《淮南子》时代相近的《易纬乾凿度》也曾对宇宙万物的生成过程有与《淮南子》类似的描述,其云:“有太易,有太初,有太始,有太素也。太易者未见气也,太初者气之始也,太始者形之始也,太素者质之始也。无形质具而未离,故曰浑沦;浑沦者,言万物相浑成而未相离。视之不见,听之不闻,循之不得,故曰易也。易无形畔,易变而为一……一者形变之始,清轻者上为天,浊重者下为地。”

以上可以看出,无论是《淮南子》还是《乾凿度》,都是循着老子、庄子的理路来谈自己的宇宙生成论的,但它们又有自身的时代特色。因汉代气化宇宙论思想盛行,受此影响,《淮南子》和《乾凿度》都以气释道,虽然它们所言的具体生成过程有些差异,但无非都遵循着由无到有、由道到气、由无形至有形、由抽象到具体的逻辑理路,以上特点又被孕育与产生于汉代的道教所继承。

《性命圭旨》的宇宙论思想是在以上道家道教宇宙生成理论的基础上提出来的,深受以上思想的影响。气其实是道的外在表现形式,宇宙的演化过程就是阴阳之气的交合过程。其云:

原夫一蟠集。溟溟,莫测,氤氲活动,含灵至妙,是为太乙,是为未始之始始也,是为道也。故曰无始。

夫天地之有始也,一动荡,虚无开合,雌雄感召,黑白交凝,有无相射,混混沌沌,冲虚至圣,包元含灵,神明变化,恍惚立极,是为太易,是为有始之始始也,是谓道生一也,是曰元始。

夫天地之太极也,一斯析,真宰自判,交映罗列,万灵肃护,阴阳判分,是为太极,是为一生二也,是曰虚皇。

阴阳既判,天地位焉,人乃育焉。是谓二生三也,是曰混元。

……

天地之中,阴阳正气之所交也,圣人焉,仙佛焉,庶民焉。贤寓寿夭,实所宰焉。胎卵湿化,无有息焉。是为六合也,是谓三生万物也。

《性命圭旨》认为,在天地万物产生之前,充斥天地之间者只有气,即所谓“一气蟠集”,因此气变化莫测,玄妙至极,故曰太乙。而太乙即《庄子》所谓的“无始之始始”,也即老子所谓的“道”。天地开始时,元气相互鼓荡、混融凝聚、虚静神圣、变化无穷,呈现混沌状态,这就是《淮南子》所谓的“太易”,是老子所谓的“道生一”,也即《庄子》所谓的“有始之始始”,又可以称之为“元始”。混沌一气一分为二,天地阴阳分离,是谓太极,而太极内含阴阳二气,故曰“一生二”,又叫做“虚皇”。阴阳二气分离,天地各安其所,于是有了人,天、地、人三才具备,这就是老子说的“二生三”,又叫做“混元”。阳气上升,阴气下沉,相互交合,则“三生万物”,是谓“六合”。至此,天、地、人、物皆生,时空具现,宇宙生成。

(四)     人的生成过程

《性命圭旨》作为丹道经典,探讨宇宙论问题并不是其最终目的,其最终目的是由宇宙论的问题来讲人的生成,即“顺则生人”的过程,而其讲“顺则生人”的过程,又是为了探索人生命的道理,以便于完成“逆则成仙”的修炼之路。因此,在讲完宇宙生成的过程之后,《性命圭旨》就详细地讨论了个体的人的生成过程。

该书认为,人禀先天太乙真气而生,后经“虚化神、神化,化血、血化形,形化婴,婴化童,童化少,少化壮,壮化老,老化死,死复化为虚,虚复化为神,神复化为气,气复化为物,化化不间。犹环之无穷。”这是人之自然生成过程。

但“人禀氤氲之气而生而长,至于二八之年,则九三之阳乃纯,当是时也。岂非上德之大人乎?忽天一朝,谋报浑敦之德者至,乃日凿一窍,则九三之阳蹄骤奔蹶而去之六二之中矣。由是乾不能纯,而破于离,坤有所含,而实于坎。”人虽也是禀氤氲之气而生,二八之年其阳最纯,也就是生命力最旺盛的时候,这时阳气最盛。但是,随着岁月的流逝,阳气日消,阴气日长,人渐渐地衰老,并最终不可避免的走向死亡。

有生有死,这是大自然的规律,是人力所无法改变的事实,但道教向来主张,“夺天地之造化”,“我命在我不在天”,一直在尝试着通过努力来改变人的命运。《性命圭旨》就认为,人可以通过自身的修炼反演宇宙的演化过程,从而达到长生不老。那么,怎样才能长生不老呢?与其他内丹经典一样,《性命圭旨》也认为,要想长生不老,就必须逆着生命的过程,通过修炼来实现由后天返先天,最终实现与道合真之境。对于这个修炼过程,儒家称之为“存心养性”,道家称之为“修心炼性”,佛家称之为“明心见性”,其实一也,即都在心性上用功。

道家之“修心炼性”,正是如老子所说:“致虚极,守静笃,万物并作,吾以观复。夫物芸芸,各复归其根。归根曰静,是谓复命。复命曰常,知常曰明。”(《老子》第十六章)“致虚极,守静笃”,即让内心清静、虚寂到极点,因为只有这样,心灵才不会受尘世的任何干扰,纯净如水,从而达到与“道”合一的境界。通过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化虚、返虚合道的修炼过程,最终完成“逆则成仙”之路。

二、性命论

人之所以要进行修炼,无非是为了性命而已。因而心性论是道教内丹学的一个重要问题,有的学派主张“先性后命”,有的学派主张“先命后性”,但都不能逃脱“性命双修”。《性命圭旨》顾命思义,主要是来谈论性命的问题,而其在性命问题上的主要观点,便是坚持“性命双修”。李建章说,该书“提倡性命双修,反对独修一物……在《性命圭旨》一书中,书中的全部功理和功法都贯穿着性命双修的精神。”傅凤英认为:“《性命圭旨》一书,更加深入、全面的揭示了道教性命学的真面目,它融合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儒、释、道三家性命说的精髓,力倡道教的性命学。在修炼的先后次序上,强调性命双修,坚持性功、命功并重,也就是精、气、神兼炼的原则,反对孤修一物。但在修行的重要性上,由于受到佛教尤其是禅宗心性论以及宋明心性学说的影响,尤其重视修心。”傅凤英还认为:“《性命圭旨》中的性命之学,是在对儒、道、释三教性命之说之精华心性说进行提

炼、概括、吸收的基础上形成的”。

(一)性与命

具体说来,什么是性?什么是命?《性命圭旨》:何谓之性?元始真如,一灵炯炯是也。何谓之命?先天至精,一氤氲是也。然有性,便有命;有命,便有性。性命原不可分。但以其在天,则谓之命;在人,则谓之性。性命实非有两。况性无命不立,命无性不存,而性命之理,又浑然合一者哉!故《易》曰:“乾道变化,各正性命。”《中庸》曰:“天命之谓性。”此之谓也。”

以上强调,有性就有命,有命则有性,性命不可分。在这里所说的性命和我们平常所说的性命是不一样的,这里的性命有先天、后天之分。刘一明说:“性有气质之性,有天赋之性;命有分定之命,有道气之命。气质之性,分定之命,后天有形之性命;天赋之性,道气之命,先天无形之性命。”先天的性是元始真如,即元神,先天的命是元气。李道纯说:“夫性者,先天至神一灵之谓也;命者,先天至精一气之谓也。”刘一明说:“气者,命也。在天为气,受之于人为命。”而戈国龙认为:“性”代表的是所有的“精神性生命”的范畴,包括人的心、性、神、意识、思维等,“命”代表的是所有的“物质性生命”的范畴,如身、命、气、精、形等”。在内丹学文献中,一般把“性命”定义为“神气”,与性、命有先后天之分一样,神、气亦有先天、后天之分,先天神即“元神”,后天神即“识神”,先天气即“元气”,后天气即“呼吸气”。内丹的修炼即是要由后天之神、气返还先天之神、气,而这一过程也就是由后天性、命返还到先天性、命的过程。所以说,丹道修炼实际上就是修炼神和气,通过以神调气、以气凝神,最终使神气融化于虚空。

对人体来说,性指精神,命指肉体。人有元精、元气、元神,这是先天所具有的,由于后天环境的影响,元精、元气、元神会损耗,人的生命就会走向死亡。为了长生就需要修炼,从后天返回先天,保持全精、全气、全神就能达到长生不老。在内丹理论中,精分为先天之精和后天之精,后天之精来源于先天而滋养于后天。精是人体的基本物质之一,对全身五脏六腑以及其他组织器官起着滋养作用,精与人体成长、发育以及生殖功能密切相关。精足则生长发育良好,生殖功能正常,精少则反之。精与气有相互转化作用,通过修炼,精可转化为气,气亦可转化为精,精气这种互化,则能使人体生命保持活力。

现代医学认为,人体之精,除了维持脏腑组织器官正常活动需要外,其余部分藏于肾。神分为元神与识神。元神又叫先天之神,是禀受于父母之神,是无为之神。识神又叫后天之神,是人出生后在认识大自然和社会中产生的各种意识,是有为之神。道教丹道理论认为,元神在清静无为的状态下,会显露出大智大慧,即超出常人的思维。神对人体的生命活动起着主宰作用,精气的运行,离不开神的主宰。归结于一点,性命就是人的精、气、神。

(二)性命关系

关于性命的关系,《性命圭旨》认为,气为命,神为性。神来源于性,性是未曾表现出来的神,性是神的本始,神由性而灵通。气来源于命,命是未曾表现出来的气,命是气得本始,气由命而发出。身中的精气是性寄托的地方,是命的根。神是命寄托的地方,是性的枢纽。因而精神是性命的根源。“混然子曰,性即神也,命即气也。性命混合,乃先天之体也。神气运化,乃后天之用也。故曰是性命,非神气也。”混然子认为,性是神,命是气。性命混合是先天的本体,神气的运化是后天的用体。“元神者,乃先天以来一点灵光也。欲神者,气质之性也。元神者,先天之性也。形而后有气质之性,善返之,则天地之性存焉。”

先天的那一点灵光就是元神,是先天之性。气质之性是后天形成的,经过修炼要使气质之性返回到先天之性。“神有元神,气有元气,精得无元精乎?盖精依气生。精实肾宫,而气融之,故随气升阳为铅者,此也。精失而元气不生,元阳不见,何益于我哉?元神见而元气生,元气生则元精产。”“命者也,性者神也,则本不离神,神则有时离。”性无命不立,命无性不在;有性便有命,有命便有性,性命不可分,这就是性命之间的基本关系。对于一个人的生存来说,精神和肉体都是不可缺少的。离开肉体,精神不会存在,离开精神的肉体,则是没有生机活力的物体。也就是说,精、气、神是人之存在必不可少的,它们相互依存、相互影响、相互作用共同构成了一个完整的生命体。

(三)性命双修

《性命圭旨》中云:“乃玄门专以气为命,亦修命为宗,以水府求玄立教,故详言命而略言性。是不知性也,究亦不知命。禅家专以神为性,以修性为宗,以离宫修定立教,故详言性而略言命。是不知命也,究亦不知性。岂知性命本不相离,道释原无二致;神气虽有二用,性命则当双修也哉。”以上认为,历来佛道在修炼上各有偏重,道教偏重于修命,禅家偏重于修性,而最终的结果是,道教言命不言性而究不知命,禅宗言性不言命而究不知性。

其又云:“奈妙合之道不明,修性者遗命,且并率性之窍妙不得而知之,矧能炼之乎!非流于狂荡,则失于空寂。不知其命,末后何归!修命者遗性,且并造命之功夫不得而知之,矧能守之乎!非执于有作,则失于无为。不知其性,劫运何逃!”上已提及,性与命两者的关系是,性不离命,命不离性,性命为一。那么,与此一样,修性与修命也不可以偏废,若存一而遗一,则最终会陷入“不知命”、“不知性”的困局。所以,《性命圭旨》明确主张“性命双修”,即修性亦要修命,修命亦要修性,方可达“性命妙合”之境。

《性命圭旨》提倡“性命双修”,并不是主张修性与修命无先后之分。历来内丹南宗主张先命而后性,北宗则主张先性而后命,在性命先后问题上有分歧。在性命先后问题上,《性命圭旨》的态度是如何呢?其云:“知性而尽性,尽性而至命。乃所谓虚空本体,无有尽时,天地有坏,这个不坏,而能重立性命、再造乾坤者也。”由其言“知性而尽性,尽性而至命”来看,它显然主张“尽性”在前,“修命”在后,由“尽性”方可“至命”。其这一思想表现出与全真北宗在性命关系问题上所具有的一致性。

三、生死观

生死问题是人类亘古不变的话题,被称之为“终极关怀”。在中国哲学中,儒、释、道三家都曾对生死问题有自己的思考,或者可以这么说,儒、释、道三家之不同,就在于它们提出了三种不同的超脱生死的途径与方法。(一)儒、释、道三教对生死的不同看法。儒家向来较为关注此岸世界,对彼岸世界采取了存而不论的态度,他们认为“死生有命,富贵在天”(《论语颜渊》),死生、富贵等皆由天命所决定,并非人力所能左右。当孔子的学生子路问到死的问题时,孔子的回答是:“未知生,焉知死?”(《论语先进》)在孔子看来,对于一个人来说,活好当下,处理好生的问题,是最重要的,至于死的问题,则不要去管它。即认为对此生的世界人都不能好好把握,还谈什么死。虽然儒家不太谈论生死的问题,但这并不意味着儒家没有意识到此类问题的存在,只是认为生比死更重要。生虽重于死,但儒家却反对苟生,一直提倡“舍生取义”、“杀身成仁”。显然,儒家讳言死,但并不怕死,只是要求死要得其所,即死要死得值,只要死得其所,决不苟生。除此之外,儒家也向往“不朽”,但其所谓“不朽”,并不是道教的长生,也不是佛教的脱离生死轮回,而是有其自身独特的理解。儒家所讲的“不朽”有三个方面,即立德、立功、立言。《左传》云:“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虽久不废,此之谓不朽。”由此看来,儒家所谓的“不朽”并不是指肉体的长生,也不是指灵魂的永存,而是指精神的不朽。

佛教强调人之不死,这并不是指人的肉体不灭,而是人经过十二轮回,三千世间法,根据现世的德行,人之阿赖耶识是不灭的。人生本身虽是受罪,有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五蕴聚等八苦,但要脱离这八苦,就要修行。通过修行,人就能破除执相,就无所谓生,无所谓死了。但是佛教也强调人的彼岸世界,强调人人成佛。所以佛家主张修行。佛教倡导“顿悟成佛”,扫去各种知识的遮蔽而回归清净本心,使清净本心在瞬间呈现来成就佛界,在佛的境界中,生死了然。

道家既认为有此岸世界,又认为有彼岸世界,此岸世界与彼岸世界都是“道通为一”而已。老子以“道”来诠释生死,认为“天地尚不能久,而况于人乎?(《老子》第二十三章)庄子认为:“死生,命也,其有夜旦之常,天也。”(《庄子大宗师》)道家承认在此岸世界有生,但在彼岸世界会怎么样呢?在道教看来有天堂、地狱之称谓,有神仙、鬼怪之传说。行善则可达天国,做恶则会下地狱。神仙如庄子所说:“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肤若冰雪,绰约若处子,不食五谷,吸风饮露;乘云气,御飞龙,而游乎四海之外。”(《庄子逍遥游》)庄子把圣人、神人、至人都列为有成就而逍遥游的神仙。神仙能“不食五谷,吸风饮露,乘云气,御飞龙”,“死生无变于己”,而鬼则相反,《太上洞玄灵宝出家因缘经》云:“故仙道贵全身,鬼道贵灭形;仙道贵光明,鬼道贵幽冥;仙道贵长存,鬼道贵消亡;仙道贵清虚,鬼道贵浊辱;仙道贵保安,鬼道贵浮危;仙道贵有身,鬼道贵无形。有道者,长生无为,炼神入妙,归于大道,形神合契,常存不亡是也。无身者,死灭灰尘,形朽神逝,沉沦九夜,冥冥幽暗是也。”在阴间为鬼,在地狱中受尽折磨,过着悲惨的生活,所以说,道家追求长生,想成为神仙。

以上三教说法不同,但它们都涉及生死问题。三教都承认有生有死,但它们更关心的是如何超越生死,达到无生无死的境界。

二、生死问题的实质

儒家的无始无终是生死的根柢,佛家的阿赖耶识是生死的根源,而在《性命圭旨》一书中,道家用坤卦、复卦、临卦、泰卦、大壮卦、卦、乾卦表示了人从出生到成人的过程,也就是人的阳气从一阳到了六阳即达到人生最健康之体。用垢卦、遁卦、否卦、观卦、剥卦至坤卦,表示了从成人到终老的过程,也就是人的阴气到了六阴则走向了人生终点。对于人的生死是否也有这样的循环,此书的回答是肯定的。但是,前提是人要进行修炼,使阴气变为阳气,也就是“逆成仙”,即虚化为神,神化为气,气化为血,血化为形,形化为婴,婴化为童,童化为少,少化为壮,壮化为老,老化为死,死又化为虚,虚又化为神,神又化为气,气又化为物,不断地变化,不断地循环。

傅凤英说:“道家主要是以顺则生人逆则成仙的理论来阐述生死问题的。老子认为道是宇宙万物生发的根源和本体,生命既能从道生出发来又有返回到道中去。所谓得道,也就是返本归根,从个体生命返回到生命的本源中去,还虚合道。出有入无,才是生命的永恒归宿。”因此,人只要把握这个道,根据顺生人、逆成仙进行修炼,则能超越生死,就能从有生有死进而到无生无死的境界。这也就是说,道家对于生死问题,虽说提倡长生不老,认为人的肉体通过修炼可能会延长存在的时间,但是却不能达到永恒,真正不死的其实是经过转化而来的“阳神”,而不是肉体,这和儒、释两家有相似之处。

(三)超越生死修金丹

人是有生有死的,人们如何超脱生死,跳出轮回呢?《性命圭旨》属于全真一派,而全真派的原则就是全其本真、真性永存。全精、全气、全神,则能超越生死,跳出轮回。它强调了“顺生人,逆成仙”的原则,指出只有修炼金丹,才是超越生死的正途。书中云:

盖金丹之道,简而不繁。以虚无为体,以清静为用。有作以成其始,无为以成其终。从首至尾,并无高远难行之事。奈何世人,道在迩而求诸远,事在易而求诸难。背明投暗,不亦惑乎!

夫金者,坚之称;丹者,圆之喻。是人毗卢。性海、乾元面目。世尊名之“空不空,如来藏。”老君号之“玄又玄、众妙门。”以此而言道,谓之无上至尊之道;以此而言法,谓之最上一乘之法。三教圣贤,皆从此出。修行正路,孰有正于此哉?

同时,该书还批判了旁门小术的危害,如好炉火者、视顶门者、运双睛者、守印堂者、闭息行气者、休粮辟谷者、密咒驱邪者……以上这些皆为小术,它们对于治疗疾病、延长寿命,可能会有些作用,但都不是大道。《性命圭旨》一书认为,只有修炼金丹才是超脱生死的唯一之路,而且强调在修炼过程中要遵循“无为而无不为”的原则。“精”是指生命之精华物质,炼精化气的方法是:训练定慧之力,注重饮食睡眠,不见可欲,使心不乱。要“致虚极,守静笃”,即让内心清静、虚寂到极点。做到了这些,生死难道还成问题?

综上所述,《性命圭旨》的丹道理论是建立在天人关系的基础上的,天是天道,是大自然的规律,万事万物都在这种规律的支配下,有生有死。同样,人也是有生有死的,但人可以运用大自然的规律,对身体和精神进行修炼,超越生死。

第四章  《性命圭旨》丹道理论的基本内容

《性命圭旨》一书作为道教丹道理论经典,成书于明代,属于全真派丹法。全真派丹法要求全其本真,即全精、全气、全神,保全人性命之根本的精、气、神三要素,使其不受污损。因此该书遵循了道教修炼理论的一般程序,即炼己筑基、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返虚。另外,在该书中,还提出了“返虚合道”这一环节。“炼己筑基”是涵养本原、救护命宝。“炼精化气”是安神祖窍、翕聚先天;蜇藏气穴、众妙归根。“炼气化神”是天人合发、采药归壶;乾坤交媾、去矿留金;灵丹入鼎、长养圣胎。“炼神还虚”是婴儿现形、出离苦海;移神内院、端拱冥心。“返虚合道”是本体虚空、超出三界。

实际上,《性命圭旨》的丹道理论程序是把人体看作一个性命的载体,人通过修炼,炼化阴质,增加阳气。使人体保持着源源不断的生命力,整个的过程是靠元神的主导来完成的。通过元神转化为真意,使“丹”(即精、气、神的结合物)逐步壮大,逐步使后天精、气、神返回先天的精、气、神,达到全精、全气、全神,永葆生命长存。具体来说分为:

一、    炼己筑基:涵养本源,救护命宝

这一阶段是内丹筑基阶段,顾名思义涵养本源、救护命宝就是涵养、保养生命的本源。生命的本源就是精、气、神的全真。为保齐全真就是要补足人体生理机能的亏损,初步打通任、督二脉,为炼丹运药作准备。其具体的做法是,先要入室静坐,调身、调心、调息,止念守窍,作到松、静、自然,心息相依。精、气、神是维持人生命的三宝,“三宝者精、气、神也。精,先天一点元阳也;,人身未生之初祖也;神即性也,天所赋也。此三品上药,炼精化气、炼化神、炼神化道,三宝之旨也。”。筑基功夫就是要补足三宝,使人精满、气足、神旺。人的生命力旺盛,便可修炼内丹。

关于炼已,上阳子曰:“金丹之道,先须炼己,使神全气盛也,七情不动,五贼不乱,六根天定,精难动摇,方可从事丹道之言。”“炼己:道教内丹术语。亦称炼己持心、炼己筑基。为内丹修炼之基础功夫。纳甲法中,己纳离卦,而离卦在人身为心,故己即心,指安静不动的真意……故炼己即为凝练元神,转化识神。”。胡孚琛认为:“第一阶段为筑基入手功夫,称为道术。此时玄关一窍未见,主要为修补身体亏损,或铸剑补精,为炼丹作准备”。

杨玉辉认为:“炼己筑基是内丹修炼的入手功夫。内丹修炼的目地是要使人体的精、气、神合而为一,炼就金丹。要做到这一点,首先就需要调整自己的行为,回收外散的意识,使人达到精满气足神旺三全,以为进一步的精气神修炼提供条件。所以内丹修炼的炼己筑基实际上就是为正式修炼所做的准备工作,其目的除了一般行为的调整之外,主要就是收心入静。”分为去除妄心、观心和止念三步。

第一步 去除妄心(空心):人一生下来真心本是无妄的、性智是明净的。由于受后天环境的影响,人通过感觉器官接受到外界的信息,会使自己本来清湛的神气开始变得晦暗不明,这样就会失去精气,而产生很多杂念,使元神受损,影响人的身体健康。因此,丹道修炼首先要去除杂念,以期恢复人的真心。

第二步 观心:“应须普眼虚鉴,常教朗月辉明,每向定中慧照,时时保得此七情未发之中,时时全得此八识未染之体。外息诸缘,内绝诸妄,含眼光,凝耳韵,调鼻息,缄舌气,四肢不动,使眼、耳、鼻、舌、身之五识各返其根,则精、神、魂、魄、意之五灵各安其位。”观心就是要做到耳不旁听,眼不斜视,返观内视玄关,从而观照元神。在静中进行观照,保持七情未发之中,保全未被八识污染的本体。对外要止息各种因缘,对内要杜绝各种妄想,返观、逆听、调息、闭口,四肢不动,使眼、耳、鼻、舌、身各返其根上。修炼者要使自己的感觉和知觉保持一个静字,不要被外界和内心的杂念所侵扰,用意识引导眼、耳、鼻、舌、身,使其各部分的功能保全本体,各安其位。这样,精、神、魂、魄、意这五灵也就能各安其位了。

第三步 止念:俗话常说“一念之差”,念头是关系人生死的根本。人最初的心是空阔神妙而又澄清的,人在生活中通过五官和外界接触就会起杂念,就会有虚妄的念头。丹道理论强调的是要去除杂念,不要被妄念所困,使真心常保,空空荡荡,光光净净,而永远存在,永远不生不灭。这样,经过观照本窍,去除杂念,就能洞见本源,清静如水;时间长了就会心清气畅,凝然不动,寂然无思;工夫到了一定境界就会精神焕发,智慧日生,心性灵通。这时,就会胎息发动,有一点元阳真气从中而出,降落黄庭,进入土釜,贯穿尾闾,穿过夹脊,上冲天谷,下达曲江,流通百脉,灌溉三田,驱逐身中百窍的阴邪,涤荡五脏六腑的浊秽。用现代的话来说,就是通过意识调节,使自身的感觉、知觉器官保持安静,时间长了元气就会生成,并且在小周天运行,这样就会把身体的各种垃圾排出体外,促进自身的新陈代谢。无异会对人体保持旺盛的精力有重要的作用。

炼已就是对心性的修炼,是修炼者必须做的基础工作。它强调一个“静”字,不但要求对内要静,而且对外也要静,即使内心断绝一切思虑,对外不去听、不去看。不但要求身体入静,心中也要入静。培炼元神,渐渐积累、恢复元气,功成就能成仙成佛。

实际上,炼己筑基首先是使身心保持安静,然后通过真意调动呼吸,用真意启动胎息,在周身中运行,将身体内的毒素、垃圾等等排除体内,目的是为下一阶段炼精化气的修炼打好基础。从现代意义来看,“炼己筑基”功夫的基本目的就是收心,也就是将外散的意识收回来。这种回收意识的工作是通过“内观”来完成的,也就是精神内守。要完成观照,需要安静的环境,使之不受外界干扰,使精神意识安守于内而不外驰。观照最常用的方法是用真意来调节呼吸,即调息。以现代的眼光来看,内丹修炼之所以需要先用调息之法,是因为呼吸对人体气机运行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人要通过呼吸完成体内物质的运输和体内外物质的互换,一方面用物质转化为能量来满足自身的生理需要,另一方面将体内垃圾及时排出体外,从而保持旺盛的生命力。在炼己筑基过程中,回收意识是要把人的注意力从感知外物收回到精神意识本身,强化元神在体内的作用。而意识又是主观抽象的,不实在的,所以观照的目的是要使一切客观具体实在的东西从意识中消失,使心意专注于本身的虚无,也就是要使人达到恬淡虚无的境界。当人心真正达到不为外物所侵扰的虚无境界时,人的心念也就真正回到了元神自身,此时也就可以对身体起到调养作用,由是可以用真意引导真气,以便完成更高级的修炼。

从医学方面来看,炼己筑基功夫无疑对人体有重要作用。入静对神经系统有调整和修复作用。人由于受环境的影响,会产生惊吓、恐惧、悲伤、暴躁、亢奋、抑郁等等现象,长时间生活在这种状态下不利于人的健康,通过入静可以得到调整和修复。入静可以使身体消耗能量减少,肺功能增强,使呼吸系统有效运行。入静使血压运行平稳,血、津、液等的质量发生良好的变化,对循环和血液系统有促进作用。入静促进消化功能,对细菌、病毒有杀伤作用,能够抵御疾病的侵袭,增强免疫功能等等。因此,炼己筑基对人的修炼尤为重要。通过炼己筑基有利于恢复和加强修炼者的身心健康。

二、    炼精化气:安神祖窍,翕聚先天;蛰藏气穴,众妙归根

“炼精化气”是内丹修炼的第二阶段,“内丹家以为:精气神为人身之三宝,内以精为物质基础。元精虽属先天,然亦为有形有质之阴物,不能通过督脉、任脉上升至丹田。故须将精与气合炼,化为精气相合之阳,轻清无质,始能随真意沿任督周天运转。此合三精气神为二神的过程为炼精化气。”

胡孚琛认为,炼精化气为“初关仙术阶段,属于小周天丹功。小周天又名转河车,以泥丸宫为鼎,下丹田为炉,行炼精化之丹法。这段丹功以元精为药物,以气为动力,以神为主宰,最后将精和气炼化为,便是丹母。”杨玉辉说:“按照道教内丹修炼的语言,炼精化气是精气神化归神气的‘三归二’的有为功夫。其具体修炼过程又有四个环节,即采药、封炉、烹炼、止火。其中,采药为静坐中元气发生,便即时采取,使其升华;封炉为采得药后送至下炉封存,不使走漏;烹炼为转动河车,运行小周天,使龙虎交媾,神气凝结;止火为至烹炼有阳光三现,内药已生,即停止运炼,以为进一步的大药修炼做准备。”炼精化气是炼元精和气,具体分为两个阶段。

(一)安神祖窍,翕聚先天

安神祖窍,这个祖窍就是玄关一窍。《性命圭旨》认为,天地之间相距八万四千里,天地之中在四万二千里处,人的身体是一个小天地,心与肚脐相距也是八寸四分,其中心正好在四寸二分处。人身的八脉九窍通过经络连接在一起,中间有一孔穴,这就是人身天地的正中间,也就是藏元始祖气的窍穴。立命在这里,存性也在这里。祖窍也叫玄关一窍,“玄关一窍。自虚无中生。不居于五脏六腑,肢体间无论也。今以其名而言,此关为玄妙机关,故曰玄关。此窍为万法归一之地,有独无对,故曰一窍。一言一蔽之曰:中是也。中在上下之中,亦不在上下之中,有死、有活故也。何谓死?以黄庭、穴、丹田为此中,就是死的。何谓活?以凝神聚,现出此中,就是活的。以死的论,就叫做黄庭、穴、丹田。以活的论,乃算做玄关一窍。”

玄关一窍是丹道理论中最为重要的一个部位。因为《性命圭旨》属于中派,其理论的核心是用“中”来阐释丹道理论,其将玄关一窍视为“中”,也称为黄庭、穴、丹田,所有的修炼都围绕玄关一窍进行。

安神祖窍是将太极元神,涵养于祖窍中,不要急于求成,不得懒惰懈怠,也就是要“守中抱一”。其采用的方法为:“回光内照”,具体操作如下:口中默念“清静诀”:“内观其心,心无其心。外观其形,形无其形。远观其物,物无其物。三者既悟,唯见於空。观空亦空,空无所空。所空既无,无无亦无。无无既无,湛然常寂。寂无所寂,欲岂能生。”念六三十六遍而止,然后真意收回祖窍,身心安坐,复归于太极。这样直到1-2小时。时间长了,会有各种感触和内景,不必用意,自然玄关窍开,胎息启动,虚无元气则会源源不绝补充进来。这一阶段,属于筑基功夫。本阶段是用观照的形式,引导真意“守中抱一”,将元神涵养在祖窍中,为神气结合作准备。

(二)蛰藏气穴,众妙归根

蛰藏气穴就是凝神合气,使神不离气,气不离神神气合,性命见,性不离命,命不离性性命合,则未始性之性,未始命之命见。将祖窍中凝聚的那点阳神,下藏于气穴之内,又叫做凝神入气穴。“呼吸相含,神气相抱,结为丹母,镇在下田。外则感召天地灵阳之正气,内则擒制一身铅汞之英华。如北辰所居,众星皆拱。久则神气归根,性命合一,而大药孕于其中也。”

心定了则神就会专注,心神专注则心就会平静而安定,这样气就会上升,就会充实,神就会一天天旺盛。神旺气畅,血液就会流通,血液流通,骨骼就会强壮。骨骼强壮,骨髓充满,精气充盈,这样大药就会产生,大药也就是精、气、神三宝。

其修炼方法有行、立、坐、卧等功法。行功:在行走时要安详缓慢,不可趋奔太急,并且要眼视于下,心藏于下丹田。这样才能心和气定。使身心相合,神气相随,这样才能悠闲自得,进入忘我境界。立功:脚跟着地,鼻子与天接,两手自然放松,置于大腿两侧。先用真意观照祖窍,待气化为津液,然后吞入腹中,直至丹田。目不斜视,耳不旁闻,心无旁骛,观照下丹田。坐功:自然而坐,操持孔门心法,存心于下丹田气穴中。不受声色所困,不放纵身心,一定要保持内心安定。卧功:在睡觉的时候,将神收藏于下丹田气穴中,与气交合,水火互相牵制,这样神不外驰,气就自然安定。采用的方法为:睡觉时,头向东,侧身而卧,就像龙盘,像狗曲,一手曲臂枕在头下,一手伸直挨着腹部肚脐处。一只脚伸着,一只脚缩着。先闭眼,观照祖窍,然后将目光送至下丹田。使神气相合,呼吸含养相协调,这样就会至虚极,守静笃。“若知晏息之法,当向晦时,耳无闻,目无见,口无言,心无累,鼻息无喘,四肢不动。那一点元神真气。相依相恋,如炉中火种相似。久久纯熟,自然神满不思睡,气满不思食,精满不思欲。元气自聚,真情自凝,胎婴自栖,三尸自灭,九虫自出,所谓睡魔不知从何而去矣。其身自觉安而轻,其心自觉虚而灵,其气自觉和而清,其身自觉圆而明。若此便入长生路,休问道之成不成。”

在下丹田心息相依也叫调药,药即人体的元气,它有顺逆变化,逆行就会返还于气穴。内丹家据此变化之机,凝神入气穴,将元精从外摄归炉内,称作“调外药”。“采药:产药之景出现时,要不惊不惧,待时而采。当药产神知,感觉到形成一团暖时,说明元已经充盈,不老不嫩,当抓住时机,速起武火,吸则有心,呼则无意,目光射定,用吸不用呼,凝神合采药归炉。起火归炉后,须在炉中以文火温养,息息归根,以伏神。”炼药采药归炉之后,然后起火,由文而武,烹药物,使精化为气。武火之后再行文火,使心息相依,丹田常温,火候既足,真气氤氲不散,便有开关的征兆。这时丹田发热,热极生动,气足冲关,急行“吸、舐、撮、闭”四字诀,用真意自生死窍引入尾闾穴,沿督脉过三关直上头顶泥丸宫,稍停后(去矿留金)由任督过绛宫下降回丹田,以运转河车。丹家称为“聚火载金,火逼金行”,子午进阳火、退阴符,卯酉沐浴,得小周天丹法。凡遇一动之气,即要采药转河车炼完一周天,如此动而复动,炼而复炼,周而复始。

这一阶段主要是小周天锻炼,用神也就是意识来引导精气在任督二脉中运行。督脉在身后,起于小腹出于会阴,从后面运行于脊柱内部,向上经后枕骨进入脑内,再向上经过头顶,沿前额下行至鼻柱,约相当于现代医学所说的中枢神经系统的脊髓神经。任脉在身前起于小腹,沿腹内上行,经过咽喉,上行口唇,经过面部,进入目眶内,约相当于自律神经系统与腑脏的关系。督脉为阳脉之海,是人体诸阳经脉的总汇,与肾、脑、肝有密切联系,督脉督领阳气和真元。任脉为阴脉之海,对阴经起主导和统率作用。因此,通过精气在任督二脉中运行,可以调节阳气和血液的运行,能防御疾病,补益虚损,使人获得充沛的精力。

三、    炼气化神

炼气化神是将气与神合炼,使气归神中,炼就纯阳之神,是合二为一的修炼过程。具体讲来,可以分为三个阶段。

(一)天人合发,采药归壶

天地以混混沌沌为太极,人身以窈窈冥冥为太极,天地阴阳结合使万物生,人的身体阴阳结合,也就是神气相交,就会产生大药。大药的产生与天地万物出生是一样的,也是阴阳二气一施一化,玄黄相交,一禀一受,上下相接,混而为一,故叫混沌。阴阳二气相接要关注行气的动和静,“寂然不动,返本复静,坤之时也,吾则静以待之。静极而动,阳气潜萌,复之时也,吾则动以应之。当动而或杂之以静,当静而或间之以动,或助长于其先,或忘失于其后,则皆非动静之常矣。夫古之至人,其动也天行,其静也渊默。当动则动,当静则静,自有常法。”

修炼者要把握此时机,在半夜中静坐,要凝神聚气,收视返听,做到神不外驰,一念不生,万缘顿息。在意识中,就犹如太极还未曾分开,犹如天地还没有开始,混混沌沌。湛净犹如映照在清清水中的月亮,寂静不动,就像无波浪而静止的水。内不会感觉自身的存在,外不知道宇宙的存在。到了亥末子初之时,天地的阳气出现,就赶紧去采取;若没有出现,就静静的等待,不可操之过急。其方法是采用聚火载金法:大药产生的时候,运用呼吸和真意,使气沿督脉上升到泥丸,并且运用吸、舔、撮、闭等法。吸是以鼻中吸气以接先天;舔是舌抵上腭以迎甘露;撮是“紧撮谷道内中提,明月辉辉顶上飞”,即紧缩肛门往上提气,使元气顺督脉而上行;闭是塞兑垂帘兼逆听,久之神水落黄庭;闭口不语,双目微闭,听而不闻。真气沿督脉上升,要经过尾闾、夹脊、玉枕三穴,就像车载物,所以又叫河车。由尾闾至夹脊,运行缓慢,叫做羊车。由夹脊至玉枕远行加速,叫鹿车。由玉枕至泥丸,必须用大力,叫牛车。三车所载之气,生于肾而来于丹田,由丹田到尾闾要冲开九个关窍,此气到达泥丸,便可与元神交媾而生金丹。

(二)乾坤交媾,去矿留金

乾坤交媾收的是外药,当真气沿督脉上升泥丸之后,使真气与泥丸中的元神相交,化为一点金液复落在黄庭之中。泥丸中有九宫,每宫都有真神驻,要想长生不老,就要还精补脑,脑中神根于泥丸,要守“一”于“方圆一寸”间。“方圆一寸”即释迦摩顶授记之处,此处非常玄妙,是天中之天,位于两耳交通之穴,前是明堂穴,后是玉枕穴,上是华盖,下是绛宫。这里是真一元神所居之处,要安静地守着这个“一”。能够守“一”,道才能够与之神通。修炼者知道这个“一”并不难,难就难在是否能够善始善终,守“一”而不失,则能延长寿命。

特别强调的是,当真铅入鼎的时候,一定要排除杂念,振奋精神,目视顶门,专心一意。霎时,在感觉上会出现龙虎交战,造物者争相驰逐;电闪雷鸣,撼动乾坤;全身恐惧,头部清爽;元气灌顶,银浪冲天。不一会,玉鼎的汤凉下来,金鼎的火散开了,黄芽遍地,白雪漫天;夫唱妇随,龙吟虎啸;阴恋着阳,阳恋着阴;铅精汞随,凝结成珠。此时玄珠成象,矿去金存,那一点金液又落在了黄庭。这时候会感觉到自身血脉和调,周身畅快。见到这样的效验,要急行卯酉周天功法。具体做法是,先用木座等顶住太玄关口,然后以行气为主宰,下视坤脐。过较长时间后,慢慢从左边而上,内视头顶;稍停,再从右边降下坤脐,这算作一次。接着又从坤脐而升到头顶,又从头顶而降下坤脐。如此转三十六圈,这叫进阳火。三十六次完毕,打开机关来退火,先下视坤脐,然后从右边上到头顶,再从左边下到坤脐,这算作一次。这样共转二十四圈,这就是退阴符。

在进阳火和退阴符过程中,要特别注意两眼明亮,一上一下要以目相送,要在静中进行,不要在忙乱中去送。之所以要两眼明亮,是因为眼是阳窍,人的全身属于阴,只有这一点阳。人的神表现于眼睛,就像天的神栖止于太阳。人在生身之时,眼睛先于脏腑而生;死的时候,眼睛又先于脏腑而去。金、木、水、火、土攒簇于眼睛,肝、心、脾、肺、肾五脏的灵气集中在眼睛,唾、涕、精、津、气、血、液这七种东西的精华也在眼睛里。眼睛大可以装得下天地,小的时候,一丝一毫也不接受,眼睛是人身的大宝贝。经过进阳火,退阴符后,使性与情合,神与气合,这样,四象五行都攒簇于一鼎之中,各种灵物都混合于天谷之内,使金、木、水、火、土五气在泥丸中得到调理。

(三)灵丹入鼎,长养圣胎

乾坤交媾收的是外药,卯酉周天收的是内药。凡是修炼者,都要先修炼外药,然后再修炼内药。外药是生殖之精,修炼者不能泄漏,呼吸时要轻微,精神意识要安静。内药要炼元精,抽取肾水中的真气。元精固摄住了,生殖之精就不会泄露。要炼元气,也就是填补心中之真阴,元气止住了,呼吸就会不出不入。要炼元神,心肾相交,乾健的身体会慢慢恢复,元神凝聚了,人的精神意识就会安定。原先落到黄庭的金液,被火所逼,上到乾顶,渐渐采取,渐渐积累,不停的锻炼,功夫到了,就能炼成龙虎金丹。金丹无形而可见,所谓的金丹是精、气、神合一,仅仅是个比喻的说法。

鼎中有宝还不是真宝,重结灵胎才是圣胎。金丹生产后还要继续修炼,使之结成圣胎,具体做法是,借助真意的作用,借灵台真气来催它,借太阳真火来逼它,时间长了,灵丹就会脱落,然后吞入口中,化为金液直射黄庭之内。此时阴气全部去除,天空中的真阳和体内的灵丹合而为一,身中的灵就会感应天地的灵。圣胎刚刚凝聚的时候要经常细心察看,小心保护,就像照顾婴儿一样。所谓圣胎,亦称婴儿,实际上非有形有质之物,而是对神气凝结的比喻。

炼气化神阶段也就是大周天运行,使丹在全身运行,可以使人体内部高度协调一致,使身体各个组织器官得到锻炼,可以延年益寿。

从现代角度来看,内丹修炼的炼精化气和炼气化神阶段,实际上都可以看成是一个导引行气的过程。这个过程就是在心意收回的基础上,用心意来引导人体内的锻炼和运行,由于内气是以经络为通道的,所以导引行气实际上就是用真意引导人体内气在经络中锻炼和运行。很明显,导引行气已经不仅仅是单纯修炼意识了,它在强化意识的主导作用的同时,又致力于疏通意识到信息的各种环节,并对信息进行修炼。从“身”的锻炼来看,人们希望的主要是健康能力的加强,通过经络信息系统,既可以使精神和信息的健康能力得到强化,同时又可以避免机能活动带来的消耗和损伤。从“心”的角度说,如果它对信息作用的强化带来了生理效应,这种效应就必然要吸引它的注意,注意的加强反过来又会影响意识自身的修炼。因此,要身心都要修炼,也就是性命双修。

从今天的角度来看,炼精化气和炼气化神起到两方面的作用:第一,通过经络信息在意识导引下的运行,不仅可以使经络信息因其他活动而得到锻炼和强化,使经络信息系统更加协调通畅;而且它还可以沟通和促进人体各组织器官系统之间的联系,使各种功能都得到锻炼和强化,从而促进了机体结构与功能的健康发展。第二,导引过程本身就是通过有关的意识活动和机体活动的刺激,在脑内建立起各种与经络部位有关的感觉和运动程序的过程,所以,它不仅加强了意识与信息的联系,而且也使意识本身的能力得到了加强。

四、炼神还虚

神炼还虚为丹功的最高阶段,分为两节。

(一)婴儿现形,出离苦海

结了圣胎,经过十月以后,圣胎成熟,化为婴儿,会移居到黄庭,也就是神气交合产生大药的地方。婴儿安身这里后,尤其要“藏以玄玄守以默默”,用腹内元气养育它,要集聚天地之气来哺育它,就像母亲哺育婴儿,细心呵护。防护的诀窍是,一定要封闭耳、目、口,不要接触外界。要做到目不外视,耳不旁听,鼻不外嗅,闭口不语,心内空虚明净,则万缘寂静。还要内除“三害”,就是除掉邪恶、烦恼、恼怒,借用佛家术语,就是要戒、定、慧,断除贪、、痴。实际上,在整个呵护婴儿过程中,关键的是要保持一个“静”,克服欲念,“功夫不到不方圆”,功夫到了,自然就会进入无念境界。这样气穴就会寂静而没有搅扰了,从而给温养“婴儿”创造一个好的环境。所谓的出离苦海是一种比喻,就是要使“婴儿”保持寂静而已。

(二)移神内院,端拱冥心

三年温养功夫完毕,温养之功算是结束,“真人”就会出现,这“真人”会由尾闾关上升到泥丸。这时候就要进行冥心功夫。冥心就是在深居静室,端拱默然;一尘不染,万虑俱忘;无思无为,任运自如;无视无听,抱神以静;无内无外,无将无迎;离相离空,离迷离妄;体含虚寂,常觉常明。但冥此心,万法归一,则婴儿安居于清灵之境,栖止于不动之场,色不得而碍之,空不得而缚之,体若虚空,安然自在。冥心静坐后,空寂与静定到了极点,就会无所不通。修炼到一定程度会有六通现象。何谓六通呢?按玉阳大师的说法:“坐到静时,陡然心光发现,内则洞见肺腑;外则自见须眉,智神踊跃,日赋万言,说妙谈玄,无穷无极。此是心境通也。不出庐舍,预知未来事情,身处室中,又能隔墙见物。此是神境通也。正坐之间,刹时迷,混沌不分。少顷,心窍豁然大开,地理山河,犹如掌上观纹,此是天眼通也。能闻十方之音如耳边音,此是天耳通也。或昼或夜,入于大定,上是天堂,下见地狱,观透无数劫来。宿命所更,此是宿命通也。神通变化,出入自如,洞鉴十方众生,知他心内隐微之事。他虽意念未荫,了了先知;他虽意念未荫,了了先觉,此是他心通也。”玉阳大师,即王处一,全真七子之一,金代内丹家,全真道嵛山派创始

心境通:修炼内丹到了一定的程度,在打坐到了静极的时候,会出现内照现象,对内能看到自己的五脏六腑,对外能见到自己的须发眉毛等等。这个时候自己的神思活跃,引经据典,滔滔不绝,天文地理,无所不知,三教九流,五花八门,无所不通。神境通:坐在屋中就能够知道将要发生的事,身处室中却又能隔墙见物。天眼通:正在坐着的时候,突然感到迷迷糊糊,东西南北分辨不清,一会儿混混沌沌,却又突然豁然开朗,山脉、河流、森林、草原、湖泊、海洋等等历历在目,就像看自己手上的纹理一样容易。天耳通:听到四面八方的声音就像在耳旁一般。能够回忆生前的事情就像在眼前一样。宿命通:不论白天还是晚上,静到极时,上能看到天堂,下能看到地狱,能够看到无数劫难以来,能够看到前世生命的不断更替。他心通:神通变化,出入自如,能洞察十方众生,知道他们心内隐微的事情。想他们之所想,知他们之所知,不等他们念头起而已经先知觉了。

这六通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会认为只有神仙才具有这样的能力,他们会把这些和迷信联系在一起的。但是对于内丹修炼者来说,这是一个非常严肃的话题,我们不能简单的说这六通是不存在的。大家从媒体上,或者在现实中,对诸如单手开砖、头顶开酒瓶、钢枪刺喉、汽车过身等硬气功的表演,还是可以接受的。但对六通,因为在现世中很难发现这样的例子,就认为是虚幻的,则是不严谨的。实际上,修炼内丹到了一定程度,是会出现这种特异功能的。修炼内丹者,其哲学根据是天人合一,说一个简单的现象,天气炎热,人就会出汗,天气寒冷,人就会着厚衣。同理,修炼内丹者要求人与宇宙同一,把人体作为小宇宙,模拟宇宙的运行,修炼到一定程度,静到极处,虚静到极处,人的身心和宇宙同一,则宇宙的运行变化,各种讯息的交流,人与宇宙会有感应,则六通从理论上也是可行的。精、气、神合一,则能成圣人、真人、神人,就会有种种神通。心定了人就会聪慧,心寂静了就能感知,心空了就会有灵通,这一切神通作用实际上都是自心的感应。

有一些初炼内丹者声称能听到各种各样的声音,有时雷声阵阵、眼前金光闪耀,有时眼前红霞满天,有时忽然见到楼台亭阁、仙女奏乐、奇珍异草、香烟缭绕,忽而自己高官得坐、骏马得骑,忽而杀声阵阵、刀光剑影等等,这种种异境都是虚幻的,一定不要为之动心,要秉持一个静字,否则大祸临头。如何才能获得六通的能力呢?这就需要进行严格的内丹修炼。

在科技发达的今天,大多数人会认为这是天方夜谭。那么,六通是否有其现实意义呢?回答是肯定的。它反映了人对生命奥秘的探索过程,其对待生命的严谨的探索精神,对科技的发展是有极大的推动作用的,现代人借助一些科技是能将一部分六通能力变成现实的。例如,借助通讯工具,不论多远听到的声音就像在耳旁,借助网络可以说身在家中能遍知天下大事,借助一些卫星,人们可以预测天气预报以及其他等等。当然,人们是否能不借助科技而达到六通能力,则目前还是“智者见智,仁者见仁”了。

神通具备了要藏而不露,有了聪慧,但不能使用。否则,会沾染上邪魔,也就是走火入魔。如果出现了幻觉,就要运用“虚空观”,首要的是要观察自心,心不生妄念,自性就可成就。人心本是虚空的,它和天地的虚空是相等的。然后还要观察自身,使自心的虚空和身的虚空相通,身的虚空就会与天地的虚空相通,天地的虚空就会与太虚的虚空相通。虚与虚相通,则太虚混而为一,这样阳神的出入就没有障碍了。

阳神乳哺时间长了,六通就会具备,性合虚无,这时在静定的时候,眼前会出现有雪花纷飞、天花乱坠的景象,顶门自开,为出胎之时,阳神自泥丸宫脱胎而出。阳神即人精神的最高精华,是至虚至灵无形无质的。

调神出壳之后,三年乳哺功完成,要继续进行六年温养之功。此功法“以太虚为超脱之境,以泥丸为存养之所。为防止阳神出而不归,迷失本性,须旋出即收,多养少出,始则出一步即收,宜近不宜远,宜暂不宜久;继则出多步、多里而收,渐出渐远,渐出渐熟,使阳神逐渐老成”。《性命圭旨》认为,阳神出壳后,幻景仍会出现,会使阳神迷失不返,这是由于原来炼己不纯,有阴神外游造成的。应运用炼虚这段功夫,补原来炼心不纯。这时仍以静定炼神,神愈炼愈灵,渐入道境,阳神出去,便可以达地通天,千变万化,移山填海,神通广大,并能将法身愈分愈多,称为身外有身了。

所谓阳神,它是可以脱离这个血肉的躯壳,能够变成有形有相的另一自我生命存在,也就是除了这个肉体以外,另外已经构成一个身外有身的另一生命之存在,一切言行举动都犹如现在。道教理论认为,当自我身心与宇宙浑然一体,套用庄子的话就是“万物与我为一”,人的身心融化在一片光明净境中之时,那便是正好认识自己本来面目的初步现象,然后再进一步凝神聚气,到达有无随心,大小随意,出入自由的程度。

四、    返虚合道

本体虚空超出三界,本体虚空就是无。“天地与我同根,万物与我一体。遍法界是个如来藏,尽大地是个法王身。实际无差,与三世佛而一时成道;真空平等,共十类生而同入涅。法身其大,虚空且难笼其体,真心其妙也,神鬼亦莫测其机。穷未来际为一昼夜,尽微尘海为一刹那。前乎古而后乎今,无不是这个总持,上乎天而下乎地,无不是这个充塞。”

还虚合道为内丹学最后功夫,这一段是不可缺少的。具体操作是复将阳神收入祖窍之中,炼而复炼,炼神还虚,于虚无处炼之,阳神百炼百灵,炼得阳神的慧光内神火,贯通躯体百窍,阳焰腾空,透顶透足,将色身(躯体)炼化入法身(阳神)之中,则会神光普照。直到最后炼得通身神火,躯体崩散,粉碎为不有不无、无形无迹的先天祖气,还归于道,方是还虚合道了。这最后一步称为“虚空粉碎”,功成则能做到聚则成形,散则为气,成为仙人。内丹家所谓“带肉大觉金仙”、“万劫不坏之躯”、“本来面目”,所谓“形神俱妙,与道合真”、“性命双修”、“超神入化”,都是化归虚无的意思。

《唱道真言》云:“炼丹,非有事事也。无所事事,方谓之炼丹。人能无所事事,以至于心斋、坐忘,丹亦何必炼?丹至于不必炼,乃善于炼丹者也。”又说:“夫无上之道,原无可道,无上之丹,原无所为丹,欲执象而求之,背道远矣”。内丹修炼的全过程是以道学的宇宙生成论和内丹学原理为依据的,炼神还虚就是要炼得神不自神,形神两忘,没有道法可修,没有神仙可证,尽归无极,复还空无,达到与天地合一,与宇宙同体,乃至后天和先天合一的境界。值得一提的是,一个人既要受累于俗事,又想长生不老,是不能够从后天返先天的。有意思的是俗人既想在现实社会中求利求色求权,又想通过炼内丹追求长生成神仙,这本身就和道教内丹学的理论背道而驰。

这一阶段是借用佛教心性说来阐释修炼的最高境界。将本体化为虚空,即由有到无,由本体到虚空,然后由虚空返还于道。人由后天返于先天,人与天地万物一体,达到虚,则合于道。这就是《性命圭旨》丹道理论的要旨之所在。通过修炼达到心与意合、意与气合、气与力合,于是人体内的先天之气发动起来,使人的阳神出窍,神游于天地间,与万物融合为一。因此,欲成仙成佛必须下死功夫。

从现代意义来说,炼虚合道修炼到一定程度后,修炼者可以在意识的主导下达到形、气、神的协调一致,此时意识建立起了对人体的各种生理机能的主宰作用,因而可以对人体的生理过程和物质过程加以控制。如果再发展,这种控制能力将得到不断加强,就可以使人体产生某些特殊的状态和功能。再进一步修炼,意识对信息和物质的主导和认识能力更为增强,整个人体就成了意识主宰下的一个统一体,意识可以达到对身体的完全控制,实现内丹修炼的目标。

从现代意义来看,炼神还虚和炼虚合道是物我同化阶段,即万物为一、道通为一。通过对金丹的温养,使人的身心发生质变,可以开天目,开顶门,出阳神,千变万化,出现六通等特异功能。从理论上来讲,经过炼神还虚和炼虚合道,使天地万物与人体合二为一,把人的身心融入大自然。这样会使人能够和自然界以及他人进行在常人看来不可思议的物质、能量和信息交换,对自然、社会以及自我发生根本变化,从而能够高度适应大自然以及社会的变化。

综上所述,《性命圭旨》丹道理论的主要内容可概括为:“炼己筑基”是涵养本源、救护命宝。其方法是去除妄心、止念、观心。目的是收心,回收意识。“炼精化气”是安神祖窍、翕聚先天,方法是将元神涵养于祖窍中,运用回光内照之法。蜇藏气穴、众妙归根,是引导精气在任脉、督脉中做小周天运行。“炼气化神”是天人合发、采药归壶,运用聚火载金法,进行河车三转。乾坤交媾、去矿留金,运用卯酉周天法做大周天运行。灵丹入鼎、长养圣胎,收外药、内药进行金液炼丹。“炼神还虚”是婴儿现形、出离苦海;继续温养,像呵护婴儿一般,移神内院、端拱冥心,会有特异功能出现。“返虚合道”是本体虚空、超出三界,身心结合,精气神结合,天人合一。

第五章  《性命圭旨》丹道理论的当代价值

《性命圭旨》虽然是一部产生于明代的丹道著作,但它作为儒、释、道三教修炼理论精华的总结,作为道教丹道理论的集大成之作,其吸收了外丹,内丹南宗、北宗的理论成果。批判了只修性和只修命,主张性命双修。丰富和发展了丹道理论。在今天仍具有超出时代限制的永恒价值。今天,重读这部著作,对我们仍然具有很大的启发。其当代价值具体讲来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充分体现了人对大自然以及自身奥秘的积极探索

人的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人们为了健康长寿,从身体和心理上进行了一系列的探索,把大宇宙和自身的小宇宙相结合,使自身的生长和大自然相融合,顺应自然,合乎自然,得以长生。《性命圭旨》认为,通过精、气、神的修炼,使人体这一小宇宙与大宇宙合为一体,就可以成就圣人、真人、神仙、佛等的理想人格,这无疑给人的生命观带来了无限的向往与美好的愿望,是前人、今人以及后人永远追求的目标。尽管对大多数人来说这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但其中的理想主义精神,对自由的向往,对大自然奥秘的积极探索精神,对于我们具有很大的启示价值。并且,其中的天人合一理论对于促进人和大自然环境的协调一致,也具有更为重要的现实意义。人为了满足自身的需要,不可避免的要进行生产劳动,但要遵循大自然的规律,使人和大自然和谐相处。

二、有利于人类的身心健康和社会的良性发展

健康历来是人们关心的大事,为了增进和保持健康,人们必然通过各种途径来达到自己的目的,丹道修炼就是人们所借助的方法之一。一个人的健康不仅表现在身体上,而身心皆健康才是真正的健康。《性命圭旨》的性命双修理论对人的健康有重要意义。从人的生命结构来看,修性、修命就是修炼精、气、神。精、气、神是人体三宝,这几方面健康的人才是一个健康的生命体。通过对精、气、神的修炼,可以使人的身心都能保持健康。实际上,人的生长过程就是一个能量交换过程,是一个物质和精神交互发展的过程。当身体一部分发生病变,如果从精神上特别关注这一部分,则全身的能量都与该部分病变有关。如果能从精神方面,也就是意识方面去调整,则能量会从引起病变的部分发生转移,就会促使该病变朝有利于健康方面发展。因此,修炼精气神对于人们的养生具有重要的意义。

同时内丹修炼理论由于其简单易于操作更是老年人首选的健身方法,既能达到健身的目的,也可以通过这种方式将老年人联系在一起,形成老年健身团体等组织,这样就更易于将老年人组织起来,使大家相互学习、相互帮助,克服进入老年社会后由于角色的转变带来的不适,从而加速参加养生健身运动的老年人的社会化进程。当前我国老年化势头迅猛,老年人口的数量比例更远远高于其他任何国家,而且目前我国的经济发展水平不高,其结果是医疗保健压力巨大而难以承受。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必须寻找新的有效途径来缓解这种压力,而《性命圭旨》中的一系列修炼过程,即简单易学又经济实惠而会使人去尝试。

三、有利于树立积极正确的生死观

丹道理论有助于人们树立正确的生死观。好生恶死是人之常情,但人生是短暂的,死亡是不可避免的。如何使人们在短暂的人生中生活的更加美好,则对国家、社会以及家庭意义重大。人经过修炼能成仙成佛,这在现实中是鲜见的,但经过修炼延长寿命者则比比皆是。因此“重人贵生,生为第一”的乐生观等,可以帮助人们克服消极的“命定”论思想,使人生、社会充满生机与活力,从而使人们的生活更加美好。

总之,作为中国道教内丹理论的精萃。《性命圭旨》一书理所当然给人们带来极其重要的启示,使人们重新审视身心以及自身与宇宙的关系。因此,我们要吸收其精华,去除其糟粕,使之更好地为人类服务。


扫右边二维编码

加李老师微信

喜欢这篇文章的人也喜欢

 千古不泄之秘 丹道万法之基:炼目归源法

道家丹道养生内丹术之上阳子金丹之道非言显和脱胎去留等

 双盘打坐实有不传之秘

 丹道 |  女子内丹

更多精彩内容

请关注公众号

猛戳左边二维码

丹道修炼 易经八卦

师傅传承 道文化活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中国风水界风水论坛, 易学风水界大会,风水盛事,风水考察活动资讯发布区
风水案例分享,个人收获心得分享,个人成就分享。

  © 2013-2018 www.fsjl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周易论坛-风水界论坛

中国风水界易学风水论坛集百家之音,打造一个公平公正中立不干扰的易学交流平台!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周易论坛-风水界论坛 ( 粤ICP备18091944号 )|网站地图

GMT+8, 2019-2-16 15:04 , Processed in 0.533816 second(s), 38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