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周易论坛-风水界论坛

快捷导航
查看: 112|回复: 0

《玄空秘旨》下

[复制链接]

452

主题

363

帖子

0

论坛币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241
发表于 2019-2-9 00:38: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山风值而泉石膏肓

 

所谓“泉石膏肓”是指有山林之癖好而言。若有人无心事业,但爱游山玩水,并因此为癖好,即是此类!现今可引申为打牌、唱歌、跳舞等娱乐活动。

 

“山风值”是指八白与四绿同宫(向星与山星皆可,无固定顺序)。因八白艮卦有山象,四绿有风林之象,所以称山风相值。

 

《中州派玄空学》提到此二星同宫而泉石膏芒之应,只适合阴宅或者阳宅之世代聚居的老宅,其它阳宅无此克应。但笔者在实践中发觉亦有克应,故在此提出不同意件,学员不防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至于泉石膏芒的来由是因为“山风值”为蛊卦。而蛊卦上九爻辞为:“不事王候,高尚其事”故主人孤标自赏,有林泉之风雅!

 

王亭之先生在此提点:飞星之性质需按易卦参详。

 

午酉逢相江湖花酒

 

原注:“午酉虽属同元,而火能克金,虽无大碍亦不免好色好花酒之应”

 

章仲山注:“离为火,为目,为心,性喜流动。兑为金,为少女,为妾,性吉娇奢。离,丽也。一阴附于阳则喜;兑,说也。少阴出于阳则悦。离兑相逢,故有江湖花酒之应”。

 

须要解释一下,午为离宫的天元,酉为兑卦的天元,故用离卦及兑卦的卦象来解释。

 

此句口诀只成立于向星九紫遇山星七赤。九七同宫为睽卦。得令时当形峦与得令之星配合时,自主花酒,但失运时或形峦相背时主二女不容之象,于家庭里女子不和。同时亦主吐血之灾,更遇五黄主吸毒或食烈性药等克应。

 

虚联奎壁,启八代之文章。

 

虚,奎,壁皆二十八宿之星名。此用二十八宿之名来替二十四山之称谓。

 

“虚联奎壁”此即言一白与六白同宫相会而言,亦可称“一六同宫”

 

“一六同宫”为先天河图水数,主旺科名,发文秀,少年科甲等。胡主“启八代之文章”言其旺科名之性质。

 

若于卦理而言,一六为水天需卦,需卦卦辞曰:“需,有孚,光亨,利涉大川”有士人赴试得中之象,故可以释为文章发秀。此种结构笔者在实践中发现一六同宗亦有出国之应,供学员参考。


离宫一六同宗旺科名,得天盘三碧飞入生离宫,为“栋入南离”之局亦旺文秀,一六合水,生震木,震木生火,星运宫连续相生,在此宫用事,大旺科甲。

 

胃入斗牛,积千箱之玉帛。

 

原注:“胃土在酉庚之位,入于艮丑斗木金之位,在下主富”王亭之先生在注句时谓之此句大误,他说因为玄空只讲山向飞星,不论什么入什么位。

 

原注接着说:“胃,兑也,斗牛,艮也。是为天市垣。又七八相生,故有巨富之应。入者,主辅星当飞在水口三叉也”。

 

王亭之先言此段却不误,因为原文盖指七八同宫而言。他接着又说:“七八同宫,七为向星,八为山星时为泽山咸卦,主婚姻而不主富;但向星若为八白而山星为七赤时,则成山泽损卦,却主发财”。笔者依六爻理论因损卦以五爻为主爻,五爻为财爻,与世爻六合,故有得财象!故主富。

 


巽宫七八为咸卦,主婚姻;震宫八七为损卦,主发财。但震宫外见有情水势,轮至八运时亦主发财,旺星见水,旁水得元。

 

鸡交鼠而倾泻,必犯徙流;雷出地而相冲,定遭桎梏。

 

鸡指酉,为兑卦象;鼠指子,为坎卦。鸡交鼠亦是兑坎同宫。上兑下坎为泽水困卦,而水形涣散,则有充军之灾,困卦主有刑罚之义。但亦有经常出远门,无定所,漂流不定之应。

 

雷出地而相冲,是指三碧与二黑同宫,为雷地豫卦,若此宫有恶山恶水相冲言指外部峦头不吉。主有官灾牢狱之事,三碧与二黑组合,又名斗牛煞。又主人际关系不和,足疾,肠胃疾,女子腹疾,意外凶伤,官非口舌等。

 

这二句口诀运用时一定要见形峦配合才能下断,否则克应程度小。

 

火克金兼化木数惊回禄之灾。

 

原注:“此即七与九会也。七为先天火数,九为后天火数,若不当元,或山上龙神下水,水里龙神上山,或七九在三四运内,或七九运水该三四而在山,山本七九反在水,或七九并有三四配到,或龙运夹杂,或阳宅兴丁动作,皆主有回禄(火灾)之灾”。此言凡七与九同宫犯上山下水、三四运内若用七九煞气、或三四与七九犯形峦不和、或某宫位内山向运星为七九配三四、或兼向超过一定度数、或在七九宫位内兴丁动土皆可引起火灾。

 

沈组绵补充到:“向首、中宫、坐山、及宅之气口遇七九同宫者,年运二黑、七赤或九紫交加,不必龙神交杂,数惊回禄之灾”。此乃补充原注而言。

 

由此可见七九同宫不喜天盘宫内见三碧或四绿。亦不利三四运,因三四运七九为煞气不可用,亦不利见上山或下水。否则在年运逢二,七,九星时主火灾。

此处火克金,七九同宫,是指向星七赤,而山星九紫。与前言“午酉逢而江湖花酒”不同。学员宜此处留心山向配合。但如果七九得令而用,亦主发越。若遇三四始主火灾。

 


此局向星上山,坤宫七赤遇九紫,不必遇三四,若逢二、七、九年运,火灾。

 

土制水复生金,自主田庄之喜。

 

原注:“土本克水,有金来化,而土又生金,故主田庄之富,虽不当元,亦无害。”

 

鲍注:“以一六相生,遇流年坤艮加来。”

 

沈祖绵云:“鲍注以一六相生,遇二八流年,是也。唯不可拘执流年。如二运午山子向,向上有水放光者,每多此应。因地盘坎,天盘七,向上飞星二,即土制水复生金是也。惟置产大小,视向上之水而断。”由此可知运星、山向星、宫星相生要旨仍在于宫外是否出现形峦。

 


 

向上飞星二黑,二黑属土,生天盘七赤金,天盘七赤金生地盘(元旦盘)坎宫。连续相生,由此可知星与宫相生之理。沈祖绵之说补鲍注解之不足。

 

归纳此诀应用:

一:山向星一六相生,遇流年坤艮,发富。

 

二:山向运宫亦可土金水连续相生,不当运亦无大害。

 

三:若遇令星连续相生,可置动水以催财,作门作路亦可。

 

木见火而生聪明奇士。

 

原注:“木火通明乃文明之象,虽不当元,亦主出聪明之子。”

 

玄空学中五行木火相生主文明。用例说明


中宫挨星八,向上挨星三碧入中宫,山上挨星四绿入中宫。是为三碧四绿同入中宫。坐山飞星为七赤九紫飞到,九紫属火得天盘四绿生,更得中宫三碧四绿所生根蒂生固,是为木火通明之象主文章发秀,大利科名。唯如此宫外峦头不吉,遇二七九年运防火灾。

 

王亭之先生言由此可知木火通明不必同宫,但中宫见木,能生用事方之火,即可克应。

 


二运乾山巽向,震方有水放光可作城门,则必主出名儒。用向上飞星三生城门飞星九,故出名儒。

 

火见土而出愚钝顽夫。

 

原注:“火炎土燥,虽当元亦主生顽钝愚儒夫,何况出元。”

 

此言火土壅塞之弊即使令星得用亦不得解救,退气则更主生子愚顽。

 

鲍士选举一例:“常见有九运壬山丙向之宅,丁未坤方有高山,出蠢子,不辨叔父。

 

此宅丁未坤方有高山(土型山),受离宫双九紫之火及坤宫七赤先天之火相生,即属于“火见土”之例。所以用玄空看风水,亦不能忽视观察形势的峦头,所谓“形理兼顾”。


 

此局向上双九飞到,属火。天盘反复生四绿,本为木火通明及栋入南离之局。元奈离宫坤宫有土型高山,火生土,而坤宫属土,又有山上飞星二黑属土飞入,所以木生火,火生土,反而泄尽文明之气,转为痴顽。

 

王亭之先生在此提点:“今人用“小玄空”,只论一宫之内的飞星,未能通盘照顾,所以多误。或者这是受城市环境限制之故,若乎所谓“玄空大法”,则须全盘察环境入微,然后才知取用趋避,是则鲍士选所举之例,乃异常重要矣!”

 

阴神满地成群,红粉场中空欢乐

 

此节飞星不涉及山川形势。阴神者二四七九飞星。二属坤卦老母象,四属巽卦长女象,七属兑卦小女象,九属离卦中女象。故言阴神,阴者女子也。

 

凡在向首,坐山,阳宅之门方,见二四七九阴卦飞星多者即是“阴神满地成群”,然克应亦有向首及坐山之分,向首为发女子财及经营与女人有关系的行业而坐山真属“红粉场中空欢乐”主酒色。若飞星当令,则主妇人掌权;失运则主妇人淫乱,但无论得令失令,皆主宅中男女沉于酒色。

 


 

坐山坎宫及两旁艮宫及乾宫,在向山盘上阴神齐集,坎宫又犯上山。故此宅利女不利田,七运当令,女子掌权,但男女皆主酒色。

 


 

此局在向首坎宫及左右艮宫及乾宫阴神满地,因在向首故又值当令,所以住此局之人经营女装而暴发。

 


此局主人房在坤宫,因坤宫山星及左右二宫位皆阴星故断住此屋之人婚姻不利有外遇及从事文书性质及化装品、服装生意。后果验!

 

火曜连珠相值,青云路上自逍遥。

 

“火曜”并非指见七赤及九紫,而是指尖秀挺拨的山峰,火形主尖。此句意为尖秀挺拨的山峰若向首,成为朝案为坐山,更有“连珠”相值,即为合局。

 

而“连珠”即是先河图天数,一六,二七,三八,四九相值同宫,即称“连珠”。若“连珠”与“火耀”相配合,即为理气与峦头相配合,此种格局主发贵。

 

王亭之先生言发富之局可据此理亦可举一反三。如将有收畜之势的水在向首或当门,而向首又有一六,二七,三八,四九等“连珠”星相值,必主发富。但仅现于当运的令的星耀“连珠”如七运仅见“二七同宫”始是。

 

王亭之先生在论阳宅峦头有一段非常精辟的讲论述,他讲到:“观窦阳宅风水,可以从水池、马路、水塔、天桥为“水星”。但必须形势佳妙。马路不宜卸水向外,天桥不可弯形向内。可以用电灯柱,灯塔,发射塔等为“火星”但必须形势不孤,所以耸立于空旷之处的电线杆,主凶不主吉,而有建筑物相依的发射塔则主吉而不主凶。”

 

栋入南离,聚见厅堂再焕。

 

章仲山注本引句则作“负栋入南离,见厅堂再焕。”注云:“负者:排也,挨也,排震木加于离火。”此则合玄空之理。章氏之意言挨星三碧加于离火是也。

 

“栋入南离”之例沈祖绵举三运 子山午向

 

      


 

此盘双三到向,地盘九离宫(元旦盘),为暗合“栋入南离”之正格。

 

 


此局双三到向,合天盘九离卦,亦为合格。

 

由是可见所谓“南离”,即天盘或元旦盘属火,均为合格。读者若能于此等细节外留意,即可不为岐说所误。

 

车驱北阙,时闻旦朝频来。

 

此句意旨,亦非市书所传。如一白运,龙从巽来,立坎山离向即误。

 

章仲山注曰:“乾宫排于坎水,成乎地者,又生乎天,天地生生不息,定主丹朝来。”此则以一六水居坎位,若乾金排入此宫,则后天之乾与先天之坤辗转相生,土生金,金生水,得天地生生不息之气,故主丹朝频来。

 

沈氏曰:“天盘山向飞星为一六遇二者,是处有水,方为车驱北阙之应。”

 

如七运酉山卯向,此局艮宫天盘挨星一白,山向飞星分别人二黑及六白,若艮方有水,可用作“城门”则为合局。艮宫二黑坤土生六白乾金,六白乾金生天盘一白坎水,辗转相生,故为吉应,一六水发文章,故主丹诏频来。但形峦须见水为上!

 


腹多水而膨胀;足以金而蹒跚。

 

原注云:“坤为腹,遇坎水而膨胀;震为足,被金克而不当令,固有蹒跚之应。”

 

前句言二黑与一白同宫,二黑土,一白水。若于二黑衰败,二黑土不能制一白水,若于此宫用事,则主有腹水之疾。

 

《中州派玄空学》言此句时提及若于一运之中,一白为令星当旺;若于九运之中,一白为未来生气,而二黑皆为衰败,故有腹疾之应。笔者有不同意见。此段文章意为一白生旺,二黑衰败,土不能制水而成腹水之疾。如上提到一运之中一白为令星,二黑为生气星,则不会生腹水之疾,而九运则是。学员不妨留意。但宅外形峦若见土形建筑物,而星盘形理相背 ,无论任何元运皆是。

 

鲍士选注:“震为足,遇六七克之,故主足疾”此盖言三碧退气,若遇六白或七赤来克,有足疾象。

 

以上克应皆在天盘中同宫的星曜而言,沈祖绵说:“天盘二申加临一白上;六戌加于甲上,若失元,或方位形式险恶,亦主足疾,因申戌方亦西方金气。”

 

王亭之先生在此提点坤宫三山为未坤申,所以申临一白上,申退气,仍属“腹多水而膨胀”之局;乾宫三山戌乾亥,所以戌临震宫甲木之上,戌退气,便是“足以金而蹒跚”此乃指山向飞星克运星而言。如某宫三碧运星飞入,山向挨得六白,即是此应。除此以外,笔者补充一点,山向与运星的配合须以形峦引动始是。

 

巽宫水路绕乾,为悬粱之犯。

 

原注:“或水或路,巽乾相冲,乾为首,巽为索,如不当元,故有悬粱之犯。”王亭之先生在此说巽卦的卦象为“绳,不为索”而且“巽乾相冲”说未有明白解释。

 

沈祖绵以为:“若水路绕乾,虽当元而形势相躔,亦主悬粱之厄。然不躔无昝。”亦为含糊。

 

《秘旨》此句,盖指水源在巽宫,一咱环绕至乾宫,而在乾宫用事,则有悬梁之应。所谓水源,在阳宅亦指马路。


这种形势常见于大厦私家的车路,大门由巽宫入车路线至乾宫上,若在乾宫有躔绕之势,如适为回旋之点,则居于大厦乾宫的住宅,不宜以住宅的乾方作房。

 

所以在一般情形下,车辆的的回旋点均宜谨慎。有些店铺门车适当车辆三面回旋之点,躔绕之势显然,虽未必适合“巽水绕乾”,但水势不吉,亦不主生意兴隆。除了回旋点以外,亦不适为受水路直冲,在门前又复为两向,所以当正马路亦应防水路不吉。此点以涉及玄空水法问题。

 

兑位明堂破震,主吐血之灾。

 

鲍士选认为山星七赤,向星三碧,会于向首,金木相克。因明堂必为向首。

 

而沈组绵认为应三七可以合十,合十通气本主吉,所以变凶乃是由于“破”的原故。前句“巽宫水路绕躔”其重点在一“绕”字。如果不生躔绕则不未必成凶,所以此句重点就在“破”字。沈氏所注甚对!

 

《玄空秘旨》此二句仍就玄空之理,说明形势上的兼顾。所谓“形气相通”是也。若兑宫坐山震宫向首的阳宅,门前恰有方形之物(变压器)相对,则震位明堂便生破败,更遇向星衰死退气,乃主吐血之灾。震为肝,兑为肺,肝肺受伤定主吐血。

 

风行地而硬直难挡,室有欺姑之妇。

 

章仲山注:“巽为长女,坤为老母。风行地则坤母受制于巽女,更兼形势硬直无情,故有欺姑之妇。”

 

“风行地”即言下卦“风地观”卦,此卦上巽下坤,亦即向上飞星四绿,山上飞星二黑。

 

这种情形,倘若在飞星所值宫位用事,如八运辰山戌向在离宫开门、安床等,即主宅中有欺家婆之媳妇。但必须离宫形势“硬直”始是。阳宅之中,若有冷巷直冲或两门相对均为“硬直”。

 


火烧天而张牙相斗,必生骂父之儿。

   

“火烧天”即为向上飞星是九紫,山上飞星六白。离为为乾为天二星相遇即“火烧天”。

 

章仲山说:“乾为天为父、为金乾若受制于离火,理有张牙不逊之势,心生不孝之儿。”

 

故此句重点在于“张牙相逊”之势。所谓“形气兼察”是也。

如三运 壬山丙向

    


 

若在兑宫开门开路,见形势不合,即有此应。

 

坎宫高塞而耳聋;离位摧残而目瞎。

 

此处所谓“坎宫”及“离位”并不指地理上的北方与南方,而是指天盘运星而言

 


于艮宫位天盘一白运星飞入,此一白即为天盘的运星,一白贪狼属坎卦。于兑宫位天盘九紫运星飞入,此九紫即为天盘的运星,九紫右弼属离卦。

 

若于一白所到的位置有比自己高的大厦遮隔(距离要近些);或有山岩傍倚;或有小巷直冲;或有文武高大之物(如变压器,大厦的电梯位)都主有耳聋或肾疾。

 

若于九紫所到的位置,形势受到破坏(此宫位打洞穿墙);或有红色的小屋;或有巨大的电线杆、发射塔、照明灯之类,则主有目疾。笔者曾看过上海虹桥高级住宅区一房,运盘九紫位受一直路直冲,即断住离宫之房的人出目疾,后果验住此宅三月即得飞虻症。

 

所以凡阴阳两宅,皆时时应注意外界形势的改变。尤其是阳宅,前人住下,发财

 

后另置产业搬迁,继住这人住下却不如意,除了人的命宫星曜发生影响之外,往往即是由于住宅外的形势发生了改变之故。

 

兑缺陷而唇亡齿寒;艮伤残而筋枯臂折。

 

此谓“兑缺陷而唇亡齿寒”是指运星七赤飞临的宫位而言。兑卦象为口,若此方有缺陷,乃主唇缺、牙痛、声哑、亦有喉疾或口腔炎症等。若七赤飞临之到所同宫的星又不吉(如五黄),则可主患食道癌。古诀云:“辛酉所戊已吊来喉间生疾”。

 

所谓“艮伤残而筋枯臂折”亦系指运星八白飞临的宫位。若阳宅此方外形不佳,有伤残破碎之势,有“筋枯臂折”之扰。多为硬伤如骨折等,亦主脾胃疾。

 

山地披风,还生风疾;雷风金伐,定被刀伤。

 

此二句指山星而言,山向二星若为八四同宫、二四同宫此为“山地披风”。若山向飞星为三六同宫、四七同宫此为“雷风金伐”。

 

但山向星生克仍以失运而有克应,当运无此克应,仍主吉。

 

此段克应依易卦的卦象推断。学员可以详看梅花易数八卦物象。

 

漏道在坎宫遗精泄血;破军居巽位颠疾疯狂。

 

所谓“漏道”系指水分二路,但不指水的分支,如有些大厦,即有泳池又旁有来水,即是“漏道”亦是二条不相连的水路。

 

于运盘坎卦一白加入之方,若有漏道,因坎为水、为肾、为精、为血故主“遗精泄血”的克应。

 

按诸验征,此方又可能为妇女经病,子宫疾患的克应,若宅外有山水形势恶劣,则为男好色,女贪淫之应。

 

所谓“破军”是指形式而言并非指飞星。凡山形破碎形状又尖锐者,其形即是“破军”。现在都市中的发射塔或尖形的建筑物(教堂)亦为“破军”的形式。

 

若于巽卦四绿飞到此位,有“破军”的形式则为金木相克。木主肝、主风故主生肝风痰疾,重则主颠狂。

 

此二句所言,仍属“形理兼顾”。凡看风水,先察外形,若外形有“漏道”“破军”等形态,即可计算运盘,看此等恶劣形态所居的方位,系在何星飞到之处,然后论其生克,找寻克应。此段文意即言其大概也。

 

开口笔插离方,必落孙山之外;离乡砂见艮位,定遭驿路之亡。

 

此句仍属“因形察气”凡山形尖秀挺拨者谓之“文笔”,主发科名。但若有“文笔”之形而山峰破碎,则称为”开口笔

 

在都市中水塔亦可作之顶上装有灯饰或装有天线之类。“文笔”受损亦为“开口笔”之应。

 

离为火有文明之象,主文章,若运星九紫所临的方位有“开口笔”则主其宅不发科名,子女读书亦不成材。

 

何谓“离乡砂”凡砂形向外反走或反抱者皆是。以目前都市而言,若门前马路两边分流向外,亦是“离乡砂”的格局。

 

艮宫为道路。所以若艮卦八白飞到运盘之方,有“离乡砂”的形势,即主宅中人背井离乡。若更飞星盘受克,或犯上山下水,克出生出诸般不吉,则长中人在外祥,主客死他乡。

 

金水多情,贪花恋酒;木金相反,背义忘恩。

 

沈祖绵云:“一七生旺时,金水相生吉,衰败时遇之方有此应。飞星赋有〔破近文贪,秀丽乃温柔之本〕也。

 

此言“金水多情”乃飞飞一白与七赤同宫,若七运而用一白,一白衰败,虽受七赤旺星生,而衰极则不堪扶,故主“贪花恋酒”而不主秀丽。

 

至于“背义忘恩”则系用三碧于生旺之时,三碧受七赤克为克入主吉,但若退气,见七赤运三碧衰败己甚,衰极则不堪克,所以成为“木金反背”之局。

 

宅中形气逢此主宅中人受“背义忘恩”之应。亦出子孙不肖,不念父母辛劳。

 

此两句论人生旺之衰死之理,不涉及宅外形势。

 

震庚会局,文臣而兼武将之权;丁丙朝乾,贵客而有耋耄之寿。

 

章仲山注云:“震为天禄,庚号武将,玄空会合,文武全才”这是解释何以“震艮会局”能得文武兼备。

 

章仲山又云:“丁为南极,丙为太微,若贞情朝拱,主贵而多寿”这是解释何以“丁丙朝乾”则主贵寿之理。

 

现按中州派的观点解释如何才能构成“震艮会局”与“丁丙朝乾”的格局。

 

若以地盘的山向方位来衡量格局,则绝非“玄空”之理,所以“震庚”之类,乃指“玄空”之“震庚”而言。

 

震宫三山为甲卯乙,故“震艮”即是“甲庚”,此系指三碧七赤二星同宫而用“地元”者而者。

 

沈祖绵认为“震庚即甲庚,而含有卯酉与乙辛也。”其所谓“含有”说得非常含糊不清。不如直截了当,认为乃是甲山庚向或庚山甲向的三七同宫为是。

 

至于“丁丙朝乾”,丁丙乃离宫的“地元”与“人元”。乾宫三山为戌乾亥,所以此乃指九紫与六白同宫之“丙戌”及“丁亥”而言。即山向仅用“地元”或“人元”者合格,用天元者不合格。

 

今日习“玄空”但知一白二黑三碧四绿之名,以为一二三四皆为一性质,却不知名虽一二三四,而裨上乃有天元之一、地元之一、人元之一的分别,其性质绝不相同。《玄空秘旨》在此点出此重要秘密。可由此参悟许多的道理。

 

天市合丙坤,富堪敌国;离壬会子癸,喜多产男。

 

章仲山注云:“艮为天市,本主财禄,又得火土相扶,故富可敌国。离壬子癸会成即济,主多男之庆。”

 

但最堪注意的还是这段注文:“然必体得其体,用得其用,方有是微,若拘拘于呆法者,百无一得也。”

 

这句注文即是言明“玄空”之理,不但应细分三元,尤其须“形理兼顾”。理气为体,形势为用。理气中以卦为本,以爻(即天地人元)为用。若斤斤计较于一二三四至于九即是呆法。

 

“天市”合丙坤,系指艮宫之丑、坤宫之未临离宫之丙。或艮宫之艮、坤宫之坤临离宫之午,即仅限于地元及天元,而用人元则不合格。

 

若合格,则为火土相生之局,火主文明土主财,故“富堪敌国”。此系即《紫白诀》所谓“二黑飞乾,逢八白则财源大进”。

 

离壬会子癸,系指离宫三山丙午丁,坎宫三山壬子癸,即丙壬,午子,丁癸三山向而言。其实亦指一白坎卦与九紫离卦相会。凡“一九”同宫皆主多男。坎为中男,离为中女,坎离会局为水火即济。此亦为吉兆之徵。

 

但需注意,“玄空”以坐山看人丁,故“一九”同宫,必一白为向首飞星,九紫为坐山飞星,而一为生旺之气,然后可称为合局,兼且须与外形配合,若有破碎山形或竟无山势可倚,则玄空飞星虽佳,亦不克应。

 

四生有合人文旺,四旺无冲田宅饶。

 

四生:指寅申巳亥四山向而言;四旺:指子午卯酉四山向而言。凡“四生”与“四旺”之星同宫,喜合而不喜冲。

 

“四生”能合之星有二

一:为寅与亥相合,即六白与八白同宫而取用人元山向。

二:为巳与申相合,即四绿与二黑同宫而取用人元山向。

 

“四冲”能冲之量亦有二

一:若寅与申相冲,即八白与二黑同宫而取用人元山向。

二:若巳与亥相冲,即四绿与六白同宫而取用人元山向。

 

虽四六合十,二八合十本为不俗,但用人元之时则有冲克之嫌,未如用天地二元之吉也。

 

“四旺”无相合之星。若相冲克者有二。

一:子午之冲,即一白与九紫同宫而用天元山向。

二:卯酉同宫,即三碧与七赤同宫而用天元山向。

 

虽一九合二,三七合十本亦为吉,但用天元则相冲,此不可不加注意。

 

若一七同宫用子与酉,三九同宫用卯与午,虽非下合但却有相生之情,乃为吉应。

 

赋文只写“四生有合”、“四旺无冲”但未言“四生有冲”及“四旺相生”但其意溢于言外,读者宜善于体会,然后始不拘泥于文意。

 

丑未换局而出僧尼,震巽失宫而生贼乞。

 

此段注文须弄清二个术语“换局”与“失宫”

 

所谓“换局”实指是局不当;“失宫”即其宫不当之谓,并非说丑与未互换主震与巽相失。

 

鲍士选注此纯讲卦象,他说:“坤为寡,艮为寺,故出僧尼;震为守、为草莽动而不正有贼象,巽为近市利,卑而不正有乞象。二语当兼形体。”

 

而所谓“丑未换局”乃指艮宫地元丑与坤宫地元未,艮为八白、坤为二黑。二八同宫而用地元,即用丑未之局。

 

沈祖绵举过二例,如二运丑山未向坤宫向首飞星二八,八运之丑山未向坐山宫位飞星二八,即是此局。二八生旺则主旺丁财,惟据说其家喜近僧尼,故若二八退气之这时其家主出僧尼。由此可见“换局”是指当元令星失运而言。


 


震为三碧、巽为四绿,三四同宫如四运之酉山卯向,向上天盘二,向上飞星为九四,犯上山下水,即为震巽失宫之例,主生盗贼。

 

至于此段注文笔者有不同意件,向首虽为上山下水,若宅外形式配合飞星,当远仍言旺科名。但失运后主出盗贼。

 


 

南离北坎,位极中央;长庚启明,交战四国。

 

此二句甚难理解,看来似乎泛泛仅言南离、北坎、东震、西兑四个正卦,实质上则包含甚为值得推敲的道理。

 

沈祖绵举例加以说明,最堪参考。五运子山午向(癸山丁向)向上天地盘九,山上天盘一,向上飞星为五六,五即九之寄宫;山上飞星四五,五即一之寄宫。中宫飞星亦为九一。此局南离北坎各得其位。

 

五运 子山午向

                午向

┌──┬──┬──┐

│21│65│43│

│ 四 │  │ 二 │

├──┼──┼──┤

│32│19│87│

│ 三 │ 五 │ 七 │

├──┼──┼──┤

│76│54│98│

│ 八 │  │ 六 │

└──┴──┴──┘

        子山

 

故“南离北坎,位极中央”系指“一九”二星得位而言;鲍士选曰:“坎离二卦得乾坤之中气,合时者至贵。”

 

此局以到山到向,本亦主富贵。

 

五运之卯山酉向,又地盘向上为七,七长庚也;山上为三,三启明也。向上飞星为五一,五寄于兑宫,金水相生。山上飞星为九五,五寄于震,木火通明。故出武略之人。

 

 


 

此例中宫又为三七,即言东震、西兑二卦,得“中宫立极”之气相通,斯乃为吉验。不必拘泥于武贵。此局同是到山到向之局本亦主富贵。

 

若以上二局峦头不佳,到山无山,到水无水,亦不见吉。仍以“形理兼顾”为重。

 

富并陶朱,断是坚金遇土;贵比王谢,总缘乔木扶桑。

 

玄空一派以金遇土为富局,所以“坚金遇土”是富格。

 

所谓“坚金”指乾金而言。前言“天市合两坤,富堪敌国”为火土相生之局,今用乾金,则为土金相生。由此可见凡富局皆与土有关。

 

沈祖绵曰:“如六运立甲山庚向。兑宫天盘八,向上飞星为六二。若向上有水放光,吉不可言,即坚金遇土之谓也。

 


 

向首主则,主为量星,又为乾金,得二黑土生之,天盘八白艮土,地盘兑宫七赤金,全局土金相生。所谓“向上有水放光”即指向旺则宜有水之理,在今日都市,若有大道亦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中国风水界风水论坛, 易学风水界大会,风水盛事,风水考察活动资讯发布区
风水案例分享,个人收获心得分享,个人成就分享。

  © 2013-2018 www.fsjl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周易论坛-风水界论坛

中国风水界易学风水论坛集百家之音,打造一个公平公正中立不干扰的易学交流平台!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周易论坛-风水界论坛 ( 粤ICP备18091944号 )|网站地图

GMT+8, 2019-7-18 00:54 , Processed in 0.067247 second(s), 36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